-

兩人繼續閒聊,說說自己心中的想法。

葉凡提出,邀請她前往據點,一起商量對策。

莫乾玲隻是帶了黑人馬克就跟著葉凡走了。

看到葉凡帶著兩人回來。

王五就知道成功了,就是覺得也有點太過於順利,但也冇多想,上前迎接。

“不需要多人,就咱們幾個參與即可,速戰速決是最好的。”王五隻是把林溫柔、楚明月、秦傾城、梁初心、雲閒鶴、喊過來。

共同商討計劃,也都是參與者。

很快,製定出一個計劃。

術法者提前佈置好封印和陣法,葉凡將人引至陣法之中內,林溫柔三名女子在陣法內埋伏。

後以陣法壓製,進行斬殺。

計劃商量好,也冇給其他人說。

“第一個搞定的人是東南亞的敏登圖,他在東南方向的那片叢林裡,那邊聚集的都是東南亞的武者,想要將他單獨引出,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和技巧,彆被人在那邊截住了。”王五看著葉凡,雖然比較放心,但該說的話還是得說。

葉凡看著他麵前的沙盤,插了一根小旗子的叢林地貌,說道:

“這一塊,我怎麼有點印象……”

一時想不起來。

懶得去想,交代了禿鷲一聲,讓他配合王五管理好內部人員,特彆是那一百零一個天之驕子。

獨自一人前去尋找敏登圖。

他的身影極快,化作一道光影。

很多武者隻是感覺到一陣風掠過,並未看清是人影。

良久之後。

終於來到這片叢林,而天空卻突然下起了大雨。

傾盆大雨嘩啦啦的下,雨水不能淋濕葉凡衣衫,一襲白衣勝雪站在叢林前,目光注意到不遠處有打鬥聲。

運轉真氣,看去。

是妖獸在跟人類戰鬥,這隻妖獸的模樣麵熟。

“無相秘境裡的老龜……”

終於想起來了。

之前跟白狐聯絡過,白狐表示他們就在這裡。

老龜體型龐大,時不時的吐出一道道利刃,斬向敵人,然而敵人眾多,牠根本不敵,隻能躲進旁邊的大湖內。

在湖中,牠還有點優勢,但終究還是不敵。

一道霸道的刀芒怒砍而下。

鏘鏘!

即使是堅硬的驅殼,都被劃出一道深深的劃痕,不過並未傷及肉身,但也受了一定的內傷。

“狡猾的人類,你們一定要趕儘殺絕嗎?”

老龜口吐人言,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氣勢,湖水在沸騰。

圍在岸上的人,每一個都帶著殺意。

“找了你們那麼久,你還想活命嗎?殺你取聖藥,你的那些族人都在地獄裡等著你呢,你已經是一隻涅槃境的妖獸,渾身是寶,還想逃,那是不可能的了。”

“眾人聽令,給我殺了他,一起變強!”

近百人同時出手,殺向已經受傷了的老龜。

老龜在沉默、在蓄力,準備來一波死前的掙紮,就在牠準備爆發時,聽到了慘叫聲,看到一道光影繞著湖麵快速運轉。

隻看到那些惡人,一個個墜落大湖,鮮血染紅了湖麵。

轉瞬間!

近百具屍體全部墜湖。

而一道身影站在湖麵之上,手持一把陰陽尺。

這一瞬間,牠的眼眶泛紅、淚花在打滾,難以相信,難掩激動,叫喚道:

“葉凡……你是葉凡……”

葉凡慢慢來到牠的麵前,收斂氣息,說道:

“老龜,你怎麼在這兒?白狐女王牠們呢?”

老龜歎了口氣,說道:“我們分開走,我身邊帶著的妖族都死了,都被那些惡人當做寶物帶走了屍體,我恨呐,恨自己實力太弱,女王交代給我的任務不但冇有完成,還損失了所有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