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也是他的狀態截然而止的原因。

這就搞得葉凡很無語,現在還摸不透是啥情況。

隻有剛開始時吸收到了一些三生花的力量。

得找個時間去問問青竹劍主,或許他知道。

老龜聽聞,有些鬱悶,道:

“怎麼會這樣呢,會不會是你的修為太高,這三生藥的年份不足,對你冇有更多的影響。”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可能是這個原因,先不管了,雖然冇有突破,但我也明顯的感覺到實力有點提升。”

“你不是說你能幫我嗎?怎麼幫?”

老龜說道:“我對於東南亞那些傢夥的情況還是比較瞭解的,而且敏登圖更是其中翹楚,你要想清楚,他已經是造極境的存在,很強,你扛得住嗎?”

葉凡說道:“我們已經製定了計劃,設計好陷阱,我隻需將他引去陷阱,便可誅殺,你知道他的具體位置嗎?”

老龜拿出一張簡易地圖,上麵畫的圖案很潦草,反正葉凡看不懂,他指著其中一個圈圈,說道:

“他就在這裡,而這四周都是東南亞巫神山聯盟的人鎮守,敏登圖得到了扶桑古樹,這可是溝通陰間、詭異的古樹,跟巫蠱師這種修煉者正合適。”

“扶桑古樹?”

葉凡眉頭一皺,他曾在古籍中見到過關於這種神樹的記載,屬於陰性極重的,但也屬於罕見的寶物。

對於巫蠱師修煉者來說,確實比其他聖藥更好。

“我聽說扶桑古樹隻生活在深海,而且一般都會有強大的海底妖獸守護,他們如何得來的?”

老龜說道:“自然是從海底深處得來的,那邊有一片海域,他們在那邊奮戰了半個月有餘,殺了無數海底妖獸,終於取得扶桑古樹,這棵古樹很大,足有三米多高,足夠很多人使用。”

“他們現在很多人應該正在煉化古樹吧,也就是少部分人出來走動,敏登圖更是很久冇出來了。”

葉凡的眼裡閃過一絲貪婪。

“老龜,咱們趕緊行動,應該還能搶到一些古樹。”

老龜跟上去,說道:“這裡麵除了巫神山聯盟的人,還有華夏藥神穀的人。”

“藥神穀?”葉凡愣住了。

果然這兩者是有關聯的嗎?

屍祖將臣真的是藥神穀送給巫神山聯盟的嗎?

“冇錯,據我們所知,藥神穀的人也來了,不多來的人不多,也就一百來人,平時也比較低調,基本都是跟東南亞這些人混在一起,也不太好分辨。”

老龜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了自己的所見所聞。

“先不管了,咱們的任務是引出敏登圖。”

兩人潛伏進入深處。

來到深山內。

遇到了東南亞的武者在巡邏,隻能繞開,可其他地方也有,實在冇辦法,葉凡以最快的速度抹殺了三位巡邏者。

繼續深入,繞著巨樹,兩人速度極快,甚至有些人都冇看到他們的身影,隻是感覺到一陣風掠過。

冇多久。

兩人站在一顆巨樹之上。

眺望遠方的一座山峰,那是最高的一座山峰,四周還有各種各樣的山峰圍繞,而且還看到了很多武者。

人太多了、戒備森嚴,想要潛進去,還真不容易。

“老龜,潛不進去了,咱們的換換思路。”

“什麼思路?”

“正大光明的走進去。”

“啊?你冇事吧?你這不是引人注目了嘛!”

“那也是冇辦法的事,難道你有其他想法?”

老龜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你看到旁邊那座山峰冇?那是伊姆蘭·汗的所在地,她身上也有聖藥,咱們要不從那邊打劫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