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對勁,葉凡似乎在故意示弱,這並不是他真正的實力。”

勄坤不解,問:“此話怎講?兩人打得如火如荼,異常激烈,如果是在低空,這一片恐怕已經被夷為平地,威力不可謂不強。”

沈和誌隻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卻說不上來,思索了一會兒,道:

“據我所知,葉凡從流黃沙那邊奪得不老泉,被三十多位入聖境武者追擊,結果那三十多位武者被打成肉沫飄蕩在空中,而且是後麵的人追不上的情況,他所需的時間非常短,幾乎可以說片刻完成。”

“另外,前不久在九陰溝,他拍出的一掌,斬殺十幾萬人,連造極境的強者都被打成重傷。”

“還有,剛剛對付你的傀儡戰士,雖說是死人,不那麼靈活,但也是擁有生前部分實力所在的,跟他此刻表現出來的實力,相差甚遠。”

他不停的分析、不停的思索,慢慢觀摩,試圖找出破綻,但卻找不出來。

勄坤一下子也不那麼激動了,思索起來,說道:

“沈兄,凡事都存在例外,你說的我也聽說了,但我聽到的是葉凡背後有一位高人,幫他解決了三十多位入聖境武者,至於他拍出的那一掌,我聽說後來他轉身離開時,因為身體透支,直線墜落,很多人去尋找,找不到,他不敢使出那一招的,不然他會被我們殺死,那一招已經超出他的實力範圍。”

“你彆忘了,敏登圖前輩一直都是我們巫神山聯盟的絕世強者,他如今的修為至少是造極境,說不定更高,隻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

沈和誌也不打算爭辯,但他想要看清事實。

在他的記憶中,葉凡不是那種有勇無謀之人,突然闖入這裡,極有可能會出不去,但他還是來了。

會不會是有什麼陰謀。

“葉宗主,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那麼你還是認輸吧!”敏登圖手持長刀,直指灰頭土臉的葉凡。

葉凡喘著粗氣,看了看身上的傷口,血液流不止,說道:

“不愧是傳說中的強者,果然夠強,但我還冇敗,你有冇有聽過我有一門跑路的功法,至今無人能追上,不如你試試看,如果你能追上,那我就心服口服了。”葉凡的故意示弱,敏登圖有所察覺,但並不是很肯定。

當局者迷!

而且真真切切的看到自己的招打中了葉凡,他身上流著血呢。

“在我麵前,你逃不掉!”

敏登圖依舊自信,手持一把長刀,刀意盎然,充滿霸氣。

下麵突然傳來一聲:

“前輩,是否需要啟動陣法,以防他跑掉?”

敏登圖搖了搖頭,說道:“無妨,他跑不掉的,今天必須讓他心服口服。”

他是真覺得葉凡的天賦不錯,想要收下此人。

不想接住第三方的力量,否則葉凡不服。他要的是葉凡心甘情願、心服口服的效忠於自己。

而且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信心。

“葉宗主,那就讓我看看你的逃跑能力吧!”

言語中,他的氣息已經鋪蓋數千公裡,將體內的勁氣提升到極致,隨時截斷葉凡的逃跑之路。

葉凡嘴角一揚,終於上鉤了,也不枉自己捱打那麼多。

現在還疼得流血呢。

“敏登圖,你果然是個有氣魄的人,你若能敗我,我入你門下又如何!”

再給他一塊糖吃,說點他愛聽的。

將體內真氣提升,瘋狂運轉。

邁出一步!

驚鴻步!

隻看到一道殘影留在原地,人已經在千米之外,速度賊快,下方眾人根本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