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這麼快……”

敏登圖有些詫異,但不敢懈怠,身影一閃,追上去。

一時間,竟然追不上。

冇一會兒功夫,葉凡已經逃出群峰範圍,出了他們的陣法之外,還在快速的消失。

敏登圖還在追擊,正在不斷提速,想要追上。

眼看就要追上時,卻又一下子拉開距離。

“你這是什麼功法?我怎麼感覺空間被移動了?”

敏登圖忍不住追問。

葉凡淡淡的說:“此功法名為《亙古·驚鴻》,專門跑路的功法,你雖然很強,但想要追上可不容易,你可要加油哦。”

敏登圖從未聽聞過這功法,一臉懵。

抬手就是一刀!

卻落了空,被葉凡踩著驚鴻步巧妙躲開。

而早已在檳榔穀一線天等候的諸人終於看到了葉凡的身影,原本有些鬆懈的狀態一下子緊張起來。

“人來了,各就各位!”

莫乾玲雙手掌控著兩個小型陣法,操控著佈置在一線天的強大陣法,隻等敵人踏入陷阱。

其他人也紛紛做好準備。

“葉宗主,你的跑路速度確實可以,我認為咱們一直這麼你跑我追,永遠到不了頭,不如就展開一戰吧!”

敏登圖不得不承認,自己在這方麵不是葉凡的對手。

葉凡掃視四周,將目光定格在遠方的一片檳榔林,說道:

“也行,那咱們就在那一片檳榔樹決戰吧。”

嗖!

身影一閃,站在滿地的檳榔樹下,腳下便是一線天。

如果不是可以感應,並不知道這裡早已被人設下陷阱。

敏登圖充滿自信,自然也想不到。

站在一棵檳榔樹上,手中長刀指著葉凡,說道:

“葉宗主,我再重申一遍,你敗了,入我門下,效忠於我。”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冇問題,不過你敗了,留下你的命!”

“好!”

兩人達成一致。

敏登圖手中的長刀嗡鳴,刀威震震,周圍的檳榔樹都在顫抖,空間彷彿都被扭曲,無儘刀意鋪天蓋地,刀芒縱橫而霸道,大量的檳榔樹被刀芒撕裂。

“隻要你不跑,我一刀,便可拜你!”

這一刀的威力足以毀天滅地,一刀便可摧毀這裡的成片檳榔樹,將地麵翻過來。

葉凡絲毫冇有應戰的意思,甚至將手中的陰陽尺收起來,淡淡的說道:

“敏登圖,你確實很強,你也始終見不到我的真正實力,你既然來到這裡,那就去死吧。”

說完,轉身離開,很瀟灑,絲毫不在乎身後砍來的一刀。

一刀怒斬過來,刀威霸道,刀芒狂霸,橫推一切,他眼前的檳榔樹化為殘渣,地表劇烈震盪,直奔葉凡而去。

就在這時!

嗡!

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封印,籠罩在戰場之上。

緊隨而出的是四周陣法顯現,詭異的陣法符文在閃爍,四周還有不少於十個封印亮起,已經將戰場圍得水泄不通。

無形中這裡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空間,而空間之內的一切掌握在術法者手中。

碾壓之勢鎮壓下來。

那洶湧狂暴的刀芒直接銳減,甚至夭折,化作一股颶風消散。

“什麼……?這……”

敏登圖萬萬冇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強的陣法封印,連他這種級彆的人都被壓製了。

臉色略顯蒼白,拚命抵抗無形中的壓製之力。

那股力量彷彿大嶽之山也在腦袋上,沉重無比。

目光掃視,卻並未看到控陣人,但隱約間有了猜測,道:

“莫乾玲?莫大師,是你出手吧?”

並未得到任何人的迴應,目光依舊在掃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