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壓製得住我術法者不多,在遺址內有這種本事的人,隻有你莫乾玲莫大師,你我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如此對我?”

莫乾玲看他猜到,也不打算隱瞞,現身,道:

“敏登圖,我聽聞你們在東南亞巫神山做的那些慘絕人寰的人體試驗,還抓了我華夏不少人去,不為彆人,我也要為他們報仇。今日你入我陣法,你的命便在我的掌控之中。”

敏登圖雖然被壓製,但他不慌,道:

“你的書法造詣確實很強,甚至追上一念大師,若是在進入遺址之前,我或許還會被你壓製,現在,就憑你,壓製不住我!”

“哈哈哈哈!”莫乾玲笑了,說道:“我自然是知道你在裡麵得到了大機緣,我不是你的對手,你覺得如果我冇有絕對的把握,我會公開與你為敵嗎?”

敏登圖終於有些慌了。

就在這時!

又一道道身影出現:

“還有我!”

“港島梁初心?”

“還有我!”

“港島雲閒鶴?”

“還有我們!”

“天師府的術法者?你們……?”

他終於慌了。

華夏大地,術法者聚集的天堂是港島,港島術法神榜排名前列的幾人都來了,而內地最強術法宗門天師府。

眼前這八位術法者便是來自天師府的人。

這些人同時控陣,他還真有可能被壓製。

“你們……”

他難以置信,目光掃視,最終目光定格在陣法之外的葉凡,道:

“葉宗主,不說說好的兩人對決嗎?你卻在此設下埋伏,此乃小人作派,非君子也!”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誰告訴你我是君子了?我鄭重宣佈一下,我葉凡,非君子。”

“師姐,人,我幫你引來了,該你動手了,自己的獵物,自己解決!”

“王八拳!”

一道麗影出現,伴隨這一個巨拳轟砸下來,宛若托住一座泰山掄下,力拔山兮。

林溫柔看著他,就像是看著獵物一般,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來。

敏登圖感覺到壓製在身上的無形陣法之力再次加重,同時也感受到這一拳帶來的毀滅性,操起長刀,強力爆發。

“想要殺我,冇那麼容易!”

橫刀怒斬,拚儘全力,欲要斬破陣法的束縛,斬碎殺來的巨拳。

可終究還是被壓製了部分實力,顯得那麼吃力。

轟!

巨拳轟下,直接砸碎強盛刀勢,連同本尊一塊轟砸。

“啊……”

充滿不甘,被一拳打入地下。

周圍的檳榔樹都被摧毀,砸出一個巨坑。

敏登圖灰頭土臉的想要爬起來,充滿怨恨和殺意,盯著陣法之外的葉凡,怒罵道:

“葉凡,你個卑鄙小人,有種堂堂正正跟我打一架,搞這種陰謀詭計算什麼本事。”

話音剛落,感覺到身後有危機來襲。

欲要轉身,卻已經來到近在咫尺。

嘭!

一拳打在他的後背上,將他本人打得翻滾不停。

回頭一看!

也是一名女子!

“本大小姐的拳怎麼樣?”

是楚明月,滿臉興奮。

就在這時!

左邊出現了一把魔刀。

又是一名女子。

手持魔刀千刃,身後出現巨大的暗黑虛影,手持魔刀怒斬而下,周圍的空氣都被魔氣侵蝕。

“神刀千刃……”

敏登圖眉頭一緊,大事不妙,欲要躲開。

橫起長刀,就算躲不過,也要抗住。

殊不知,一個巨大的拳頭,附帶著陣法之力、封印之力轟殺過來。

轟隆隆……

幾乎同時殺到他的麵前。

一時間,飛沙走石,隻聽到鏘鏘鏘的聲音,並未清楚的看到具體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