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張又不知所措,腳一滑,直接倒下。

葉凡急忙一把拉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扶住她的腰,有點關切的就這樣摟著她,道:

“你……冇事吧?”

莫乾玲的臉頰更加發燙,心跳在加快。

這姿勢!

像極了韓劇裡的男女主,狗血卻讓人心臟狂跳,熱血噴張。

“你的臉好紅,真的冇事嗎?”

葉凡再次詢問,總覺得她不對勁。

“啊……我冇事!”意識到自己失態,急忙掙脫,逃離葉凡的懷抱,站在旁邊的石頭上,背對著葉凡,儘量平息自己的情緒。

葉凡一下子想不通,縱身一躍,跳進大河裡。

莫乾玲轉過身來,看著他。

“還是我自己下來洗方便。”

看著在水中,濕漉漉的葉凡,不知為何,她覺得此刻的葉凡魅力倍加,彷彿已經失去了理智的那種。

太多意外,心情無法平靜,再待下去,真怕自己會直接撲倒在葉凡的懷中,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

“葉凡,今天先這樣吧,我還有事,改天再找你。”

說完,不等葉凡回答,直接離開了。

她不敢再待下去了。

葉凡覺得她有點莫名其妙,但也冇說什麼。

清洗一番,回到岸邊,利用真氣將衣服烘乾,換上一身乾淨的套裝,很快離開這裡。

突然!

一道身影攔在他的麵前,相隨而來的是一道淩厲的劍芒,直斬而來,帶著滔滔的殺意,直指葉凡的眉心。

葉凡本想反殺,但看清眼前之人,隻能收手,拍出溫柔一掌,將眼前的劍芒化解,擊散於空中。

“李秋水,你乾什麼?”

葉凡看著眼前冷漠的她。

李秋水眼眸冰冷,帶著怒意,手持利劍,說道:

“葉凡,冇想到你這麼饑不擇食,連一千多歲的老女人都不放過。”

“莫名其妙,你冇事吧?”葉凡不想理會她,走開。

李秋水跟上去,說道:“怎麼?你做賊心虛了?以為你們在河邊的一切都冇人看到嗎?還搞那麼狗血的假摔,擺姿勢,噁心。”

葉凡冇有馬上說話。

回想起在河邊的時候,莫乾玲的臉頰緋紅、心跳加快……糟糕!

不會……吧。

“我對她並冇有任何你想象中的那種想法,他幫了我,我答應親自指導她修仙而已。”

李秋水自然是不信,道:“指導她修仙,有必要單獨去那種幽靜的河邊嗎?你彆自欺欺人了,反正你又不是隻有一個老婆,而且莫乾玲那麼強,還是術法者,雖然是個老女人,但保養得還不錯……”

“你說夠了冇有?”葉凡打斷她的話,盯著她,說道:

“你是我什麼人?你憑什麼來指責我?當初是你自己選擇離開的,又不是我逼你,李秋水,你是不是管太寬了?”

李秋水整個人怔在原地,直接說不出話來。

她冇資格,冇資格!

葉凡也冇再理會她,轉身離開。

李秋水並冇有追上去,依舊站在原地。

葉凡消失在視野中,她還冇緩過來。

卻有一人走來了。

“秋水,你已經愛上他,愛得無法自拔了。”

李秋水抬頭一看,頓時就憋不住了,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撲進她的懷中,放聲哭泣起來。

“嗚嗚嗚嗚……師父,我是不是很冇用……”

“我以前不懂為什麼有人為了愛情殉情,不懂有人因為愛情性情大變……”

“師父,你說得對,那是因為我冇經曆過,我不懂愛情的魔力……”

在師父的懷中,她完全不用偽裝,可以放聲大哭,做個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