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一聲慘叫傳來。

葉凡猛然看向門口的方向。

楚明心被人一腳踢進去,大門被關上。

果然還是太弱了。

還是中了彆人的陷阱。

先不管了,救人再說。

爬上懸梁,解開繩子,縱身一躍,抱住小姨子,兩人落到,滾動七八米,終於停下。

“姐夫……疼死我了……”

“你能不能先起來,你很重啊。”

“哦,不好意思!”

楚明月爬起來,眼眶一下子就紅了,看著姐姐,抱過去。

“嗚嗚嗚……姐,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劉誌軍那個王八蛋,暴力抓我,把我關在這冷庫裡,這是要凍死我啊!”

“等我出去了,我一定用火把他給烤了。”

楚明心抱住妹妹,安慰一下。

兩姐妹分開。

楚明月看向葉凡,說道:“姐夫,咱們出去吧,我要打斷劉誌軍的第三條腿。”

葉凡帶著兩人來到門口。

果然如他們所料,門關了。

楚明月奮力推門,可無論如何都推不開,各種搖晃。

“劉誌軍,你個王八蛋,你給本大小姐開門……”

“劉瓜皮,你奶奶個腿的,給我開門啊……”

“彆讓我出去,不然我打斷你的第三條腿,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任由她如何呐喊,咒罵,門都不會開,外麵的人也不會理會他。

楚明心和葉凡比較冷靜。

這本來就在他們的意料當中。

突然感覺到空氣變得更冷,溫度在下降。

“臥槽,好冷啊!”

楚明月打了個寒顫,雙手摩擦手臂。

葉凡猶豫了一下,準備脫下自己的上衣……

“葉凡,你穿好!我們不需要……”

“我需要,我要!”

楚明月直接伸手過去。

楚明心白了她一眼,並未說話。

葉凡脫下上衣,露出古銅色的皮膚,還有一身肌肉,六塊腹肌。

本來就是夏天,上衣就穿一件短袖。

兩個女孩也都穿得比較單薄。

“哇……二狗,你居然有腹肌?看不出來啊!”

她有些激動,伸手過去,想要觸摸。

“明月,你乾嘛?”

楚明心拍掉她的手。

“我摸一下嘛!”楚明月還是有些不服氣,再次伸手,說道:

“我知道他是你未婚夫,我又不會跟你搶,我就摸一下而已啦。”

“哇……好結實啊,姐,你太幸福了。”

“姐夫不但能打,醫術還牛掰,最關鍵是有六塊腹肌……”

楚明心隻在聽不下去了,說道:

“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思鬨,咱們能不能活著出去還是個問題呢。”

“劉少,成功了,還是您的方法好!”一人看著緊閉的冷藏庫大門,得意的說道:

“九爺雖然厲害,但方法不對,還不如咱們這辦法。”

劉誌軍站起來,走出門,站在走廊上,看著緊閉的大門,說道:

“葉凡,你不是很囂張嗎?我看你能抗多久,現在溫度多少?”

“零下三十度!”

“給我調到零下四十度。”

“好!”

劉永康走過來,說道:“直接調到最低,豈不更好?”

劉誌軍說道:“二叔,想讓一個人死很容易,但讓他痛苦的死纔是最折磨人的,不急,咱們今天有的是時間。”

劉永康說道:“我這不是怕出現意外嘛,畢竟這葉凡最近在咱們金陵被傳得挺神的,一些手段總是出人意料。”

劉誌軍說道:“二叔,你就放心吧,這個冷藏庫是我親自處理的,任何有可能都已經被我清理,他們隻能在裡麵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