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出來,楚明心的戰鬥經驗確實很匱乏,很多時候,不需要受傷的,都被傷到了,他都記下來,日後好好指導。洪門和歐美武者本來也算是勢均力敵,有了楚明心的加入,歐美這邊稍微占據了上風,但想要一下子取得勝利還是很難的。

楚明心的武道境界為破凡境,但她同時精通修仙之法,普通的破凡境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奈何對方有入聖境武者。

加上她本身戰鬥經驗匱乏,屢屢受傷,但至少能避開致命要害。

“借劍一用!”

楚明心從一個死人身上取下一把利劍,揮動長劍,劍芒如山澗流水,延綿不斷,看似柔軟,卻極有韌性,柔中帶剛。

身輕如燕,躲開了殺來的長槍,饒到側麵,劍芒切割,劃過敵人的手臂,隻是出現了一道血口,並不致命。

“哦豁,寧舊澗的劍法!”

葉凡在不遠處看著,一下子就認出這劍法。

當初他將人從東南亞帶回,第一時間交給澗主魚薇歌幫忙照顧,應該是這期間學會的。

寧舊澗的劍法花樣百出,這一套《山澗戲水》最為經典,可以不斷升級,又得到澗主親自教學,她的劍術要精湛很多。

不過她的劍術依舊有些生疏,花架子比較多,不能及時的隨機應變,隻是練劍,並未真正用於實戰。

學習和實戰終究還是有差彆的。

但隻要不傷及性命,葉凡是不會參與。

戰鬥耗時較長,洪門的人也逐漸落了下風,一個個被殺。

戰鬥結束時,楚明心累得氣喘籲籲,身上也滿是傷痕,血流不止,臉色略顯蒼白,看向葉凡的方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堅持下來了。

一位白人想要上前攙扶她,卻被人搶先了。

葉凡化作一道光影,擋在白人麵前,扶住她。

眼前的歐美武者都驚呆了。

葉凡的速度太快,快到令人反應不過來。

“這位……您是近期人氣很旺的華夏葉凡?”

終於還是有人認得的,滿臉驚訝和充滿敬意。

葉凡掃視在場的人,問道:

“你們可有教廷之人?”

那人又說道:“我們不是歐洲聯盟的人,也不是教廷的人,晚輩格雷·米契爾,前輩喊我格雷即可,這位是……”

葉凡說道:“她是我老婆。”

格雷·米契爾急忙說道:“格雷見過嫂子,趕緊見過嫂子。”

其他人都急忙恭敬抱拳,見過嫂子。

楚明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葉凡問道:“他們為何追殺你們?”

格雷·米契爾拿出一個秘果,紅彤彤的,像是一顆心臟,表皮又有點像火龍果,散發出淡淡的清香,雙手奉上,說道:

“般若寶霧果,他們為此而來,遇到前輩了,理當孝敬前輩。”

他們都是入聖境武者,但他們聽說過葉凡的事蹟,一掌拍死十萬人,連造極境武者都重傷垂死。

若是葉凡想要為了般若寶霧果殺他們,他們根本就冇有反抗的機會,不如主動獻上,還能獲得一線生機,說不定還能結交個朋友。

葉凡拿過來,切下一小塊,還給他,說道:

“我老婆剛剛出力了,她理應得到一小份,多的我也不拿,這是你們應得的,拿著。”

格雷·米契爾等人露出笑容。

“應該的,嫂子想要全部都可以,我們還有其他寶物……”

說著,就要拿出其他寶物。

葉凡把手中一小塊般若寶霧果給老婆吃下,意示她煉化,隨後看向這些人的寶物,還挺多的,不過都冇有聖藥級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