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意也越來越明顯,從高空而來,形成碾壓之勢,層層鎮壓。

“不是那一招!”

確定了。

張通驚呼,手中長刀爆發出恐怖的刀芒,將刀意拉滿,霸道的刀芒如同驚雷,無儘的刀意無限延伸,滾滾奔騰。

“是劍招!”

烏雲撥開,一把泛著淡淡青色的巨劍出現,劍尖鋒芒,直斬而下,看似笨重,卻帶著摧毀一切的恐怖氣勢。

終於見到葉凡真身。

身軀已經融入巨劍之內,手持陰陽尺,巨劍和陰陽尺合而為一。

“星河之劍天上來,斬儘世間一切敵——蒼穹之劍!”

引動星河之力,帶著絕世的殺勢,斬儘世間所有的敵人,這一劍的狂霸,恐怖以及強大無可匹敵的。

一劍斬落!

呯!

張通手中的長刀殺出的刀勢被破,還想拚命掙紮,長刀卻斷了。

毀天滅地的劍芒掠殺過來,他想要阻攔,卻感覺到十分的無力。

劍芒即將掠過他的身軀。

一道光芒乍現。

一塊盾牌擋在他的麵前,鏘鏘不停作響,大量的星火激射,硬是冇能將他麵前的盾牌斬碎。

和張通站在一塊的入聖境武者們被劍芒所傷,死傷慘重,他們所謂的強大殺勢,在這一劍麵前,顯得那麼無力。

這一劍不僅僅是劍芒的攻勢,更有精神的侵蝕。

“啊……為什麼這麼強……”

有人不甘心。

被劍殺橫飛,看著身體的血肉橫飛,充滿不甘。

張通本人也是感覺到死亡的窒息感,但眼前的這塊盾牌卻給了他生機,看到了生還的希望。

劍芒雖然不能斬破這塊盾牌,卻也將他擊飛。

他冇有慘叫,隻有怒火和恐懼。

嘭!

重重的砸進沼澤地,砸得淤泥到處飛濺,砸出一個大坑,旁邊的湖水快速流進來。

而葉凡那一劍還未停止。

劍芒擺動,順勢而殺,被劍芒所指的敵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死亡的氣息瞬間傳遍全身。

“魔鬼……魔鬼……啊……”

巨劍撕裂,地表劇震。

一道長達萬米的鴻溝出現,深不見底,依舊有肆虐的劍氣在縱橫。

鴻溝兩旁有無數屍體橫陳,到處都是鮮血在流淌。

湖水被染紅,淤泥沾染了血跡。

葉凡不理會那邊的情況,他這一劍旨在張通,那邊不過是順勢掠殺,卻已經為那邊贏得了轉機。

目光依舊盯著趴在淤泥的張通,定格在他懷中的盾牌。

此物,絕非凡品。

張通猛的咳血,但神情堅毅,不願屈服,努力想要爬起來。

“葉凡,你這到底是什麼招式?你什麼修為?”

他不甘心!

他可是造極境中期的絕世強者,向來備受萬人敬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享,何曾被人如此暴打過。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將死之人,知道這些有何用!”

張通拿起盾牌,道:

“葉凡,我承認你很強,但你終究還是年輕,我在武道世界行走千年,我的底蘊豈是你能想象的,我的保命法寶更是你意想不到的,不管你什麼修為,想要殺我,你還做不到!”

葉凡還未說話。

一道聲音從天上傳來:

“張通老賊,你很自信嘛,今日就取你狗命,聽說你煉化了不死藥,我要拿你去煲湯。”

一個巨拳從天而降,轟然砸下。

“師姐,等等我!”

又一個巨拳殺來。

“逆天魔刀第四斬!”

林溫柔、楚明心、秦傾城三人來了。

張通一下子緊張了。

特彆是看到林溫柔,此人的強大以及暴力,她是領教過的,若是全盛時期,倒是無懼,可現在被葉凡打成重傷。不敢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