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直接無語。

楚明月走過來,說道:“雖然讓張通老賊跑了,但我得到一條手臂,應該也是有點營養的吧?嘿嘿。”

葉凡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們真的把敏登圖給熬湯喝了?”

“冇有啊,我們把他煉成丹藥了,我的修為提升了一大截,難道你冇發現嗎?”

葉凡仔細感應,小姨子的修為確實有了極大的提升,目前已經是化神境修仙者,隨時踏入法相境。

“所以你們一開始就盯著張通,也想把他煉成丹藥?你們還真下得去嘴,老實說,你們把多少人煉成丹藥了?”

“我……”

“明月,不要多話。”林溫柔阻止她,將她拉走,道:

“我們該走了,張通老賊受傷,應該跑不遠,說不定還能找到,傾城,你走不走?”

秦傾城看了看葉凡,又看了看楚明心,還是跟上林溫柔的腳步。

三人瀟灑離開了。

葉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三人絕對是惹禍精,肚子裡全都是壞水。

“猿兄,咱們就此彆過吧!”

“格雷,有機會再見!”

葉凡帶著老婆離開了。

在附近尋找一個洞天福地,給楚明心治療傷勢的時間。

一晃三天時間過去了。

葉凡偶爾出去走走,但都是附近,要確保老婆的安全,不被打擾。

聽到了一些訊息。

已經有不少人出遺址了。

甚至已經有人在外麵引起轟動,也會有一些新人踏入遺址。

聽到了不少新的名字,以前從未聽過,現在卻已經是名聲大噪。

“老公,耽誤你幾天時間了。”

楚明心滿血複活,站在葉凡身邊。

葉凡牽起她的手,說道:“我現在有點擔心宗門那邊的情況,不知道師弟能不能扛得住,也不知道天照宗到底派出了什麼樣的強者過去。”

“三十多封戰書,我覺得這些給我送戰書的勢力肯定參與,那可是三十多個勢力,加在一起是非常恐怖的,師弟雖強,但我還是有些擔心。”

楚明心看到他眉頭緊鎖,道:“那咱們出去看看?我聽說出去還可以進來的。”

“先聯絡五叔那邊,看他有冇有其他辦法。”

兩人很快消失。

再次出現,已經在據點和王五見麵。

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關於這些情況,我也打聽到了一點,東瀛國、洪門、棒子國、天照宗、東南亞等等勢力都表示會參與滅殺北鬥宗的行動,外麵的人出手,我們對敵人也不是很瞭解,宗主,你師弟到底啥實力?”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這麼說吧,一個造極境的武者破不了他的陣法,我就怕十個八個同時出現,我們在這裡隔絕了外麵的訊息,最近我始終有些不安。”

楚明心說道:“五叔,我聽說有些人已經從遺址內出去了。”

王五點了點頭,道:“確實,在這裡麵爭奪寶物太凶殘,有些人得到了一定的寶物就跑出去了,至少外麵很大,很熟悉,可以躲起來,也有自己的勢力庇護。”

目光看向葉凡,看出他的擔憂,道:

“宗主,要是你擔心,你可以出去。”

“可是……”葉凡欲言又止。

遺址內需要他,在這裡的北鬥宗弟子就是全民公敵,敵人太多,若是他不在,隻怕那些原本有些忌憚的人會瘋狂報複。

“宗主,你不用擔心,你出去的訊息,我們會保密,而且就算你在這裡,也不可能照顧到所有人,他們總不能永遠活在你的羽翼下,雄鷹需要獨自飛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