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和楚明心坐在海邊的巨石上,看著不遠處的打鬥,因為有老熟人,所以停了下來觀看。

突然收到王五的傳訊,眉頭微微一皺。

“老公,怎麼了?”

“黑虎他們果然設計陷阱等我,現在無法引誘我,打算從宗門弟子的身上下手了,而且遺址內大部分勢力都形成結盟,就為了對付我。”

葉凡有些無奈,樹敵太多,連累到宗門弟子了。

“老公,你的實力很強,但宗門還有不少弟子的實力較弱,扛不住,不如就讓他們先出遺址吧。”

葉凡點了點頭,馬上給王五傳訊。

“將這件事告知所有弟子,想要現在出遺址的,隨時可以出去,我們還要派人護送到出口,不想出去的,可以選擇繼續在這裡冒險,遵循自願原則。”

“至於我,不用擔心,我自然知道他們的計劃,我不會上當的,就算要去,我也會有所準備的。”

傳訊完。

看向那邊海域的戰鬥,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老公,你不是說跟萬朝城關係還不錯嗎?不幫一下?”

那邊戰鬥的正是萬朝城的弟子,領頭人是羊元正,帶著上千名弟子與一夥國外武者奮戰,而在他們的身後是天照宗的三十多位弟子靜靜的觀看。

即使萬朝城的弟子們落在下風,也不出手相助,看著萬朝城弟子被殺,他們完全就是一副看戲的態度。

有些心疼,也有些無奈,道:

“所以說,跟大宗門結盟不一定是好事,你有可能隻是他們的炮灰而已,他們根本不把你的命當命看,不過是衝鋒陷陣的塵埃。”

“當初我就看不慣天照宗那些人的嘴臉,果然如寧舊澗猜測的一樣,唉。”

雖然感慨,但他還是殺上去了。

提劍殺過去,恐怖的劍意鋪蓋,戰鬥中的人都驚呆了。

當看清來人是葉凡時,瑟瑟發抖。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葉凡出手第一劍斬殺的是天照宗的弟子身上,一劍怒斬,血花迸濺,染紅了附近的海域。

“葉宗主,不要……”

羊元正叫喚,試圖阻止。

可葉凡纔不會聽他的,劍斬而下,身影快如鬼魅,頃刻間,天照宗的弟子死絕,屍體沉入大海。

身影並未停下,轉而向國外武者,揮劍斬去,劍芒淩厲,海水飛濺上百米,慘叫連連傳來。

國外武者無一倖免,全部被殺。

葉凡的身影終於停下來,站在羊元正麵前,看著萬朝城的弟子們。

“葉宗主牛逼!”

“帥呆了!”

萬朝城的弟子們紛紛投來羨慕和仰望的目光,不少人憋著一口氣。

羊元正開口:“葉宗主,多謝了,隻是你不應該殺天照宗的人……”

葉凡冷哼一聲,道:“你的意思是我錯了?羊元正,以前我敬你是條漢子,冇想到在天照宗麵前,你如此軟弱,唯唯諾諾,一點都不像我認識的羊元正。”

目光掃視萬朝城的其他弟子,道:

“我在那邊看你們很久了,你們在前麵拚殺,天照宗的人在後麵看戲,看著你們被殺,他們也無動於衷,難道你們願意這樣嗎?你們願意給天照宗的人當炮灰嗎?”

“若不是看在昔日的情份,今天我不會出手,你們的死活與我無關,我救了你們,你卻在怪我殺天照宗的人,我告訴你羊元正,我葉凡和天照宗已經結下不解之仇,見一個殺一個,就算你們城主在這裡也阻止不了我。”

“話我就說這麼多,你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