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居然是乾鏚……上古戰神乾鏚,張通手裡拿著的是戚。”

白狐女王有些詫異,道:

“你認識這裡麵的字?”

“認得,我在這邊遇到了一個屬於這個遺址的妖獸前輩,跟她學習過幾個月,她教我的。”

“妖獸前輩?在哪裡?”

“南方,邊緣。”

“你認得這裡麵的圖案?”

“我跟天照宗的張通打過一架,他拿出一個盾牌模樣的東西擋住了我的致命一擊,跟這個很像,但他手裡的應該是殘缺的,但也已經很厲害了。”葉凡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四方,道:

“難道這個遺址原先就是乾鏚創造出來的世界?”

“創造世界?葉宗主,你想多了吧。”

葉凡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跟她過多爭執,互相之間交流了一些所見所聞,關於仙蹟的東西。

白狐女王得知那位妖獸前輩的情況,表示很想去見見,便帶著族人匆忙離開,直奔南方。

葉凡帶著老婆繼續在這片海域尋找機緣。

不知過了多久。

收到王五的傳訊,北鬥宗部分弟子已經出遺址,返回宗門,另外,回宗門打探情況的弟子尚未歸來,關於宗門的情況暫時不明。

又過了三天。

又收到王五的傳訊,要他速回,北鬥宗有三百名弟子被抓。

敵人這是要引誘葉凡前去救人。

葉凡帶著老婆,快速返回。

“對方放話了,要你親自去救人,否則一天殺十人,直到殺光為止,而且他們對北鬥宗弟子的抓捕行動從未停止。”

王五有些著急,有些擔心,道:

“我已經派人去接應了,冇想到還是出現了意外,宗主,敵人明顯是設計陷阱等你去,你不能去。”

葉凡問道:“關於敵人的情況查得怎麼樣?”

王五說道:“目前知道他們的陷阱佈置在葫蘆島,東南邊的海域,一個形狀如葫蘆的島嶼,各勢力高手都聚集在此,定然也是佈下天羅地網,你一旦去了,恐怕凶多吉少,造極境不少於五人,入聖境更是數不勝數。”

“宗主,我知道你很強,但我不建議你去,敵人佈置的陷阱肯定是有針對性的,你之前暴露了那麼多的實力,想要扳倒你,他們估計是想到法子了。”

葉凡思索一會兒,說道:

“可我總不能看著宗門弟子被殺而不管吧,若是這樣,以後誰還敢入我宗門,宗門的軍心豈不是動搖了,我這個宗主如何服眾。”

“宗主,我跟你一塊殺進去。”蕭景天站出來,鏗鏘有力的表態。

陸文超也說道:“還有我們,就算是龍潭虎穴,我們也要闖一闖,寧願戰死也不願揹負這樣的罵名。”

洪慶也說道:“宗主,強者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的軍心被動搖,若是放棄,此事傳回宗門,那麼就會引起人心惶惶,多少人心生二意,我們殺進去。”

“……”

不少人都紛紛表態,表示要和葉凡一起殺進葫蘆島。

葉凡看著諸位,問道:“被抓的那批人,誰是隊長?”

“蕭雅!”

“雷坤呢?”

“我安排他出遺址了,他實力比較強,可以保護其他人。”

“梁策呢?”

“跟雷坤一起走了。”

葉凡退後幾步,看著眼前眾人,說道:

“我現在以宗主的身份向你們下達命令,任何人不得違抗,否則逐出宗門,永遠不得再踏入北鬥宗半步。”

氣氛一下子就凝重起來。

呼吸都要小心翼翼。

“北鬥宗眾弟子聽令,即刻開始,立即出遺址,返回宗門,任何人不得違抗。”葉凡的話語非常堅定,神情冷漠且嚴肅,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