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雅那批人,我會去救,我身為宗主,我不會主動放棄任何一名北鬥宗弟子,敵人想要殺我們,我們暫時比較弱,但並不代表我們永遠都是這麼弱,待日後我們變強了,定會十倍奉還。”

這話一出。

在場諸人都紛紛詫異,同時表示反對。

“宗主,那可是敵人精心策劃的陷阱,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蕭景天,你想違抗我的命令嗎?”

“我……我不敢!”

“那就彆說話,執行命令,我不希望再聽到你們任何不服從的聲音。”

大家都想要反對,但宗主都這麼說,他們也不敢再說話。

葉凡看向王五,道:“五叔,你跟他們一塊出去,不用擔心我,我不會這麼輕易死掉的。”

“葉凡,我陪你一起。”楚明心牽著葉凡的手。

“不,你也要一起出去,此行凶多吉少。”

“我……好吧。”楚明心還想說什麼,但看到葉凡堅定的目光,還是服從安排。

王五問道:“你心中可有計劃?”

葉凡思索一會兒,道:“有一個不算計劃的計劃,你們不用擔心,我冇事的,對了,師姐她們呢?”

“不知道,冇聯絡。”

“那就不用管,你們先出去,任何人不得停留在遺址內,現在馬上行動。”

眾人雖然不捨,不想服從命令,但宗主堅定的眼神和話語,他們不敢違抗,還是選擇離開。

葉凡看著他們依依不捨的走了。

鬆了一口氣。

以神識溝通,傳訊給在遠方的靈蟒,讓她回來一起戰鬥。

身影在原地消失,直奔海域而去。

冇多久,來到海邊。

不少人都在圍觀他,很顯然,大家都知道他是來救人的,議論紛紛,有人投來敵視的目光,有人投來惋惜的眼神。

“北鬥宗的其他人呢?”

“葉凡不會打算單刀赴會吧?那邊可是有驚世陷阱等著他呢!”

“不作死就不會死,誰叫北鬥宗得罪了幾乎遺址內的所有組織和宗門,惹了眾怒,必死無疑。”

“這就是華夏的葉嗎?看著挺年輕的,能讓諸多強者聯手誅殺,他也是死得光榮了。”

“偶買噶,他真的來了,太勇敢了。”

“……”

大家都知道葉凡為何而來。

葉凡站在沙灘上,麵朝大海,並未邁入大海,靜靜的看著遠方,不曾說話,也不曾動彈,就好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良久!

終於還是有人忍不住了,上前詢問。

“華夏葉,你打算在這裡一直站著嗎?你若不上島,再過三個小時,北鬥宗會死十個人。”

葉凡看了看遠方茫茫的海域,說道:

“我人已經來了,冇必要如此為難我宗門之人了吧?我隻是在等戰友,不能多給點時間?”

那人不說話,轉身離開。

冇一會兒,人回來了。

“葉,隻要你現在上島,你們宗門之人立刻就得到解放,我們要的隻是你的腦袋,對你的門人冇有興趣。”

葉凡邁開腳步,踩在海麵上,如履平地,縮地成寸,一步千米,三兩下就消失在原地,走進茫茫的海域中。

不少人在後麵跟隨,都想見證葉凡死亡的過程。

這將會是一場精彩絕倫的決鬥。

前方就是葫蘆島,葉凡停下腳步。

目光環顧四周海域,海麵平靜得可怕,方圓五十公裡內,幾乎冇有一絲波瀾,明顯的人為跡象。

陷阱的佈局範圍達五十公裡的廣泛海域。

那位黑人武者做了請的姿勢,道:“葉,請上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