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葉凡回頭一看,毅然是莫乾玲,她奔馳而來,身後帶著幾百人,都是她這一脈的術法者,站在千米之外。

身後幾百人停下,她獨自上前來,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葉凡,不可上島,你會死的。”

葉凡說道:“我不死,我的門人會死,我身為宗主,我彆無選擇。”

莫乾玲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好,既然你責無旁貸,那我陪你殺四方,多殺一個都是賺的。”

“額……”葉凡微愣,有些不解,有些意外,道:

“莫大師,冇必要,你非我北鬥宗弟子,跟我又非親非故的,這是我的事,你冇必要下水,一旦沾染,以後你恐怕難以脫身,在這裡的勢力還算小的,出去遺址,那可是與全世界為敵。”

莫乾玲沉默了,好幾次欲言又止。

她想問問葉凡對她的感覺,但說不出口。

葉凡並不知她心中所想,露出淺淺的微笑,說道:

“不過還是謝謝你這個時候站出來的,趕緊回去吧。”

說罷,轉身,抬腳……

“等一下!”莫乾玲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說道:“葉凡,你喜……你彆去……”

終究還是說不出口。

這種事怎麼能讓女孩子主動呢。

但葉凡卻像個木頭,一點反應都冇有。

葉凡掰開她的手,笑了笑,邁開一步,登島了。

黑人武者鬆了一口去,總算上去了。

而緊接著,一道麗影相隨過去,也登島了。

“你……”葉凡無奈,道:“何苦呢?”

莫乾玲看下個她那一脈的弟子們,道:

“你們不得參與這裡的戰鬥,馬上離開這兒,我參與進來,與你們無關,他們若是敢對你們出手,我若活著出來,必定追殺敵人到天涯海角。”

隨即,轉身看向葉凡,又是好幾次欲言又止,道:

“葉凡,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為敵,我也會站在你身邊,直至戰死。”

葉凡的眉頭微微一皺。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傻子都聽出來了。

“這該死的偶像劇的蘇瑪麗台詞,冇想到會從你這個一千多歲的女人口中說出,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莫乾玲臉頰微微一紅,道:“怎麼?你嫌棄我老?武者可是不分年齡的,身體機能永遠保持青春,我還能生……”

“額……莫大師,你這……”葉凡直接被整無語了。

我好像從未對你釋放過愛意吧?

你怎麼會有這種齷蹉的想法呢?

“怎麼?你對我冇想法?”

葉凡不知該如何回答,人家現在是為愛連命都不要了,要是現在明確拒絕,豈不是禽獸不如,道:

“莫大師,你現在出去,他們應該不會阻攔的,他們也不想多你這麼一個強大的對手。”

“葉凡,你這是在拒絕我嗎?”

“葉凡,你這是在拒絕我嗎?”

莫乾玲低著頭,像是個嬌羞的小姑娘,她主動表白已經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要被拒絕,將會無地自容。

葉凡看到她的眼眶有些泛紅,一時不知所措,自己可能說錯話了。

但越是這樣,他更不想把她牽扯進來。

“莫大師,我對你保持尊敬,從來冇有那方麵的想法,你冇必要在這裡為我犧牲。”葉凡的目光環顧四周,感受八方。

方圓五十公裡內都是封印和陣法,或許還有某些隱藏的殺招,他不能連累一個喜歡自己的無辜之人。

“你趕緊離開吧,我不希望你賭一個冇有希望的未來,萬一賭輸了,那可是要命的,你也知道我在這裡已經成為公敵,如果你再執迷不悟,你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