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

“葉凡,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兒?”楚明心突然開口,聲音顫抖。

葉凡說道:“不會的,我們會活著出去的。”

楚明心問道:“為什麼你的身體這麼暖?”

葉凡隨口說道:“我跟你們不一樣,我自小跟師父在山上修行,比這更低的溫度我都扛過,而且我體內有真氣,這點溫度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楚明心問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三番兩次幫我,我明明對你那麼絕情。”

“因為你是我老婆呀!”葉凡脫口而出,說道:

“我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認定你了,這輩子,你跑不掉了。”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其實……其實我也不是那麼討厭你,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樣……”

又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在惡犬山,你去救我的時候,我……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我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不是喜歡……心跳有點加快,你揹著我下山的時候,特彆有安全感,對你的到來既感動又擔心,我不想你出事……”

葉凡低頭,伸出一隻手,撐起她的下巴,看著她被冷空氣凝白的眉毛,乾裂的嘴唇,還有點疲憊的眼睛。

快速低頭,親下去。

如蜻蜓點水,馬上分開。

開心說道:“那就是心動的感覺,你喜歡上我了!”

楚明心在他親下的那一瞬,身體顫動了一下,腦子空白了一瞬間,想要反抗、想要罵人,但渾身無力,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說話都有些吃力,道:

“你……葉凡……你是混蛋……流氓,你乘人之危,非君子所為。”

葉凡嘿嘿說道:“我本來就不是君子,再說了,你已經喜歡上我了,我也喜歡你,咱們算是兩情相悅,我親一下我老婆,不過分吧。”

楚明心說道:“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愛的人是董英媛……”

“姐……你……被……掰……直……”

楚明月有氣無力的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來,還冇說完,昏厥過去了。

“劉少,一個小時了,應該都變成殭屍了吧?”

劉誌軍嘴角一揚,大手一揮,說道:

“走,下去看看!”

一夥人走向冷藏庫。

來到大門,開鎖。

慢慢推開一條縫,看進裡麵。

看到葉凡三人緊緊抱在一起,身上出現了凝結的冰塊,頭髮都是白白冰塊。

連葉凡身上都有白冰。

門大開。

“不動了,應該已經死了!”

劉誌軍邁著大步走進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葉凡,你不是很囂張嗎?”

“鄉巴佬,你不是武功很厲害嗎?”

“你倒是動啊?要是讓警察把你們抓走,你們都不一定會死,我就讓你們死的透透的。”

“什麼洋人殺手,比不過我的冷藏庫!”

“金陵從此再也冇有葉凡,也不會有楚明心。”

“小小楚家敢跟我劉家鬥,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言語之中儘顯得意,春光滿麵。

拿出傳喚機,說道:“趕緊把溫度調上去,想凍死老子啊。”

看到葉凡三人一動不動,如同已經被凍僵的屍體,所有人都非常得意。

劉永康也說道:“還是侄兒聰明,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王道長,若是他知道你已經解決了葉凡,估計會很尷尬,哈哈哈。”

劉誌軍也笑了,小聲很大,在冷藏庫內不斷迴盪,說道:

“王道長而已,若是我把他關在這裡,他也會被凍死。這件事我已經解決了,他可以終止自己的計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