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雅,我以宗主的身份命令你,即刻帶著他們離開,不得有誤,不得回頭,否則你們都不再是我北鬥宗的弟子。”

“宗主……”

蕭雅愣住了。

看宗主這表情,玩真的!

葉凡繼續說道:“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為了救你們,我為什麼帶你們進來遺址,我不是帶你們進來送死的,是讓你們變得更強,更有力量效忠宗門,如果你們死了,那還有什麼意義?”

“如果你們留下來,你們會死,那我來救你們還有什麼意義?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憑藉你們的修為能幫到我嗎?”

“我不希望我的所作所為變成冇有意義的行為,所以你們必須活著,你們活著回去建設宗門,等咱們北鬥宗變得更強了,這些人所在的宗門、組織、你們都要記清楚了,咱們是要十倍奉還的。”

“你們,馬上離開,出遺址,回宗門,不許回頭。”

態度很堅決,不容置疑。

蕭雅等人低著頭,情緒有些低落。

是他們害宗主身陷險境的,還幫不上任何忙,充滿自責。

“走!”

蕭雅終於忍不住了,兩行熱淚流下,但她冇有哭泣,大手一揮,率先離開。

其他人見狀,也都沉默不語,情緒低落,跟著蕭雅離開。

待他們出了五十公裡之外。

葉凡取出陰陽尺,腳一跺,一個巨大的陰陽圖在腳下浮現,滾滾殺意瀰漫四方,低沉說道:

“各位,該你們現身了!”

黑虎手中長刀揮舞,呼呼刀鋒撕裂,方圓十公裡內溫度驟降,海域都結冰了,海水凍結,冰錐快速延伸,尖銳無比。

一刀怒斬過來。

破風狂刀,斬斷空氣,彷彿化作一隻黑暗的猛虎,奔騰咆哮。

葉凡身邊空間憑空出現了很多冰錐,朝著他快速生長,隨時將他刺成爛肉。

“哼,就憑你嗎?”

葉凡冷哼一聲,腳一跺。

腳下的陰陽圖宛若水波般盪漾,朝著四周擴散,波紋所及,冰層被震碎,大量的蒸氣散發瀰漫。

手中陰陽尺一揮,無儘劍芒殺去,身影也如同鬼魅般奔襲。

一場激戰,一觸即發!呯呯呯……

無數的冰塊炸裂,在劍氣和劍芒中化作細小的碎片。

一道淩厲的劍芒殺向黑虎。

穿透他的強大刀勢,崩碎刀芒,劍芒掠殺而去。

噗……

“啊……”

黑虎整個人被擊飛,利劍劃過他的肩膀。

正當葉凡準備壓下劍芒,一劍斬殺黑虎時,一股無窮的壓力鎮壓下來,使得他稍微有些吃力。

黑虎趁機躲過,活了下來。

葉凡的劍芒落空,有些不甘心,餘光掃視。

一個巨大的陣法已經浮現出來,還有十幾個封印牽製陣法,互相作用,層層重力壓製而下,宛若一座座大嶽之山鎮壓。

即使身為煉虛境的葉凡也感到了一些壓力。

“有強大的術法者?”

能夠佈置出這級彆的陣法,此人的術法修為絕對不低。

說不定是一群人。

“葉凡,你果然很強!”

黑虎爬起來,擦掉嘴邊的血跡,再次揮動長刀,冰層再次鋪蓋而來,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冰人,手持一把巨大的冰刀。

“殺!”

冰人跟隨著黑虎的步伐,奔跑過來,殺向葉凡。

此刻的他更強了。

他得到了陣法的加持,氣勢更盛,刀威更強,刀芒更加霸道。

“冰封萬裡!”

被葉凡打碎的冰層再次快速結冰,以最快的速度爬升,欲要將葉凡冰凍住,而他的長刀依舊砍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