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強大的陣法壓製,他還有這麼強大的爆發力?他到底是什麼修為啊?”一名老者眉頭緊皺,盯著前方的戰場,難以置信。

旁邊的一位年輕模樣的女子說道:“聽說他是曾力壓造極境,猜測他的修為應該是在法相境巔峰,隻是修仙者兼修精神力,也就是他們所說的神識,兩者結合,自然會比較強。”

老者思索一會兒,道:“煉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法相、煉虛、不滅、合道……從這些境界上看,若是葉凡真的是法相境,也不算太強,法相天地,隻是能溝通天地,並非不可殺。”

雖然不是修仙者,但他們對修仙境界還是比較清楚的,修仙境界對應的戰力也是有所瞭解的。

但他們終究不是修仙者,瞭解的也是比較有限,對葉凡所修之道更是侷限性。

法相境溝通天地,元神可與天地共語,修行之人可藉助天地之力,藉助萬物之力,從而做到法相天地。

煉虛境則再此基礎上,進行化實為虛,無論從哪方麵都更上一個台階,藉助萬物之力不過是順手。

虛實交替,融於自身,這纔是煉虛境的真正含義。

他們的推測並不準確。

葉凡更不能以常規的修仙者之流來論。

老者推測,似乎看到了希望。

縱身一躍,抬手一掌,掌勢如山海,排山倒海,來勢洶洶。

“可殺,誅殺他!”

巨掌橫推,掀起巨浪高達千米,直接淹冇了整個葫蘆島,將葉凡也淹冇其中。

三位造極境出手了。

葉凡被淹冇在巨浪裡。

嗡!

一道乳白色的劍光從巨浪中出現,劈開巨浪,露出淩厲的劍芒,怒斬而來。

“第三位造極境,還有嗎?”

葉凡腳踩陰陽八卦陣,手持陰陽尺,抵禦陣法壓製的同時殺向敵人,但絲毫不落於下風,隻是想要殺這些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鏘鏘鏘!

老者連忙後退,臉色略顯蒼白,有些難以自信。

之前觀戰覺得葉凡很強,下了戰場,真實感受,還是不一樣的。

“加上我一個!”

一位老婦手持柺杖,輕輕一抖,柺杖亦是利劍,劍鞘脫離,利劍出鞘,牽動天地之力,怒斬而來。

四位造極境!

都得到了陣法之力的加持,牽動周圍的天地之力,周圍的海域早已翻滾不成形,被他們化作兵刃。

葉凡的目光掃視四人,餘光掃視三十多位入聖境武者。

麵色凝重,不容小覷。

得逃出這一片,纔有取勝的可能,陣法壓製對他還是有影響的。

“葉凡,交出聖藥,留你全屍!”

老者澎湃,掀起驚濤駭浪,氣勢如虹。

其他三位造極境也殺過去。

三十多位入聖境武者更是緊隨其後。

葉凡瘋狂運轉體內真氣,腳下踩著驚鴻步,帶動腳下的陰陽八卦陣,速度極快,極為詭異。

一劍斬出,劍芒破空,斬斷無儘海域。

絲毫不示弱。

外麵觀戰的人都非常緊張,特彆是能看清戰況的人,雙手不自覺的稍微緊握,都捏著一把汗。

“師父,咱們真的不用幫忙嗎?”

暗處,李秋水手持利劍,早就想殺過去和葉凡並肩作戰,內心十分著急。

魚薇歌倒是很淡定,靜靜的注視著遠方拚命奮戰的葉凡,嘴角微微揚起,有些意味深長,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似乎一點都不著急,一點都不擔心葉凡被殺。

“秋水,這是你的機會。”

李秋水不解,道:“我的機會?那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