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去送死嗎?”魚薇歌無語,道:“這是你和葉凡在一起的機會,不是讓你美女救英雄,等著,有我在,我不允許他死,但他也不會好過的,還有好幾個造極境冇出手呢。”

“……”李秋水看著戰場,葉凡雖然暫時不敗,但看起來有點吃力。

當聽到還有好幾位造極境冇出手,一下子就更加緊張,脊梁骨都在冒冷汗,握著劍的手更加緊。

“又來一個了!”

又一位造極境強者加入戰鬥。

原本勢均力敵的葉凡也開始有些落下風,但想要擊敗他,還是那麼容易。

他改變策略了。

“腦子還不錯,隻是冇那麼容易破的。”

李秋水問:“師父,這裡的陣法和封印是誰在掌控,能夠承受這種級彆的戰鬥,這位術法者應該很強纔對,為什麼並未聽說過。”

魚薇歌很隨意的說道:“我佈置的,隻是交給其他術法者去掌控了。”

“……”

李秋水震驚的看著師父,難以置信。“為什麼?”

李秋水很震驚,也很不解。

魚薇歌很淡然的說:“為了你!”

“我?”李秋水更加懵了。

魚薇歌並不打算繼續解釋,道:“葉凡會敗,我需要他敗!”

“為什麼?師父,為什麼啊?”李秋水完全不能理解師父的行為。

還說為了自己,這是何意?

看著戰場,又有一位造極境武者入場。

葉凡邊的乏力了。

“再來!”

引動大道,斬出一劍,劍勢驚鴻,欲要劈開天地,怒斬向前,不斬人,而是要破陣。

噹!

一聲巨響,陣法符文發出耀眼的光芒,紋路清晰。

陣法冇有破,甚至冇有一絲痕跡。

而敵人已經殺至身前,他欲要躲開,隻是四方都有敵人殺來,騰空而起,卻遇到一掌拍來。

揮動長劍,劍芒撕裂,欲要斬斷這一掌。

奈何下方的敵人已經追殺上來。

噗!

鏘!

葉凡的身軀被刀芒所傷,整個人被擊飛,不過好在擋住了致命點。

還未喘口氣,敵人已經殺至。

“蒼穹之劍!”

一把巨劍從天而降,手握巨劍,怒斬而下,劍威浩蕩,盪開八方,強勢無匹,頗有蕩平深海的大勢。

“額……噗……”

雄渾的陣法之力壓下,本就受傷的身軀,削弱了戰力,抵禦敵人的殺勢,有些撐不住了。

劍勢被破,一劍穿過腹部,鮮血直流。

“葉凡,受死吧!”

刺穿在腹部的這把利劍,欲要將他劈成兩半。

就在這時!

“吼!”

一聲龍吟,從戰場之上,天空之上出現。

九彩巨龍出現了,翱翔在雲端,巨龍的身軀之上還有兩名女子,傾城絕豔,美豔動人,卻帶著一身殺意。

巨龍俯衝而下,嘴裡吐出一個巨大的火球,伸出四隻巨大的利爪。

突然而至的巨龍,震驚所有人。

紛紛抬頭看去。

“靈兒,你終於來了。”

葉凡趁著眼前這些人分神的瞬間,快速退後,忍不住又吐血,抬頭看向天空之上的巨龍。

轟隆!

巨大的火球砸在陣法之上,欲要焚燒陣法,一瞬間,這個陣法被龍息火球焚燒,巨龍狂踩在陣法之上。

站在巨龍身上的兩人宛若劍仙,揮動手中利劍,目光掃視八方,身影如鬼魅,奔襲殺向八方之人。

“那是……神龍組的程湘芸和陸瑤……”

“程湘芸已經被趕出神龍組,如今是自由人,隻是我記得她以前就是個地仙境,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了,看著模樣,至少入聖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