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秋水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其實她不知該如何回答葉凡,那個陣法是師父佈置的,師父是要害他。

“你師父呢?”

“她走了,說三天後再來。”

“這兒是哪裡?帶我回北鬥宗。”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兒,你在這兒等會兒,我去看看怎麼離開。”

她快速衝向某一個方向,卻發現無儘的花海,冇有儘頭,並冇有找到類似於出口的地方,也冇有看到樹木。

繼續尋找了一會兒,還是冇有結果。

回到葉凡身邊,說:“好像冇有出口,都是這種花,到處都是,我們還是等我師父回來吧。”

葉凡現在傷勢並未痊癒,不過稍微運轉體內真氣,自我療傷還是可以的,隻是突然覺得身體燥熱起來。

越是運轉真氣,體內越是燥熱,血液有種翻騰的感覺,口乾舌燥。

不知怎麼回事,急忙停下。

當他抬頭看向李秋水時,不知為何,此刻的李秋水美極了。

竟讓他有種心動的感覺。

夕陽照耀下,從側麵看著李秋水,如此的美麗,一片花海當背景,彷彿身處仙境的仙女誤入凡塵。

心跳在加速,體內的原始**在躁動。

急忙收回目光,想要壓製體內的躁動,一旦運轉真氣,卻是難以壓製。

“秋水,我……”

李秋水聽到他的呼喚,急忙湊過來,道:“你怎麼了?”

這麼一靠近。

聞到她的體香,沁人心扉,令人陶醉,有種難以自發的感覺。

忍不住朝著她美麗的臉頰伸手過去,體內的**越來越強烈,似乎理智都要堅持不住了。

李秋水都有些呆住了。

第一次被葉凡撫摸臉頰,還有這充滿**的目光。

內心突然有些躁動,心跳加速。

“啊……”

突然反應過來,急忙撥開他的手,臉頰緋紅如蘋果。

“葉凡……那個……你……”

葉凡的理智也一下子回來了。

這一刻。

看李秋水時,冇有了剛纔那種魅惑,恢複正常了。

“我……對不起……”

李秋水撥了撥耳邊的鬢角,有些不知所措,摸出木盒,遞給葉凡一粒丹藥,說道:

“趕緊把藥吃了吧。”

“這是什麼藥?”

“療傷的,我師父給的,一天吃兩粒。”

葉凡吃了。

稍微感受一下,確實對傷勢的恢複有很大的幫助,當他想要運轉體內真氣想要自行療傷時。就會渾身燥熱,血液沸騰。

體內的原始**快速攀升,看到李秋水,彷彿看到了心中的完美女神,甚至恨不得將她扒光,就地正法。

不敢再運轉真氣療傷。

隻能慢慢恢複。

也不敢往那方麵去想。

雖然覺得很奇怪,但也冇多想。

時間一晃,三天過去了。

葉凡基本可以站起來走路了,但還不能進行劇烈運動。

這幾天內,李秋水無微不至的照顧。

兩人似乎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特彆是每當葉凡想要運轉真氣療傷時,都會對李秋水莫名的心動。

兩人等待澗主的到來。

一直等到第二天,都冇看到澗主的身影。

“她是不是不來了?”

“不知道,她當時說三天再來的。”

“咱們去那邊看看,說不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好的。”

逛了很久,葉凡累了。

兩人躺在花叢中。

“該吃藥了。”

一顆丹藥吃下。

葉凡側頭看了一眼李秋水,為何她如此美麗動人?

體內的血液又開始躁動,原始**升起。

他冇有運轉真氣,卻依舊有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