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個亂法?剛剛聽你們說的北鬥宗是怎麼回事啊?”

“那我給你簡單說一下吧。總而言之,這個北鬥宗還是很牛逼的,從一個不知名的小宗門,攪動整個武道世界,特彆是九下宗,你知道九下宗吧?”

“聽過,九下宗,六上宗和三仙門嘛。”

“如今九下宗已經易主了,就是被那個北鬥宗給打亂的,他們的宗主非常厲害,抬手鎮壓絕世高手,據說天仙境級彆的高手都是一巴掌拍死幾十個呢,一下子滅了四五個九下宗。”

“如今北鬥宗已經成為九下宗之一的宗門,但他們還不滿足,如今招惹上了六上宗的天照宗和落天宮兩個宗門。”

“這六上宗和九下宗可不是一個級彆的,六上宗神秘莫測,高手如雲,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把九下宗給滅了,如今北鬥宗惹上這兩個宗門,等於是被判了死刑。”

“隻是這北鬥宗說來奇怪,他們有一個護宗大陣超級強大,天照宗和落天宮的強者居然無法攻破,已經很久了,至今未破,但這兩大宗門下令了,隻要北鬥宗的人出來一個殺一個,下麵還有無數的宗門願意追隨這兩個宗門,也幫著追殺北鬥宗弟子。”

“這是什麼?硬生生把北鬥宗變成一個監獄,誰都不敢出來,跟坐牢有什麼區彆。”

“哎,就在所有人都等著看北鬥宗變成監獄時,轉機來了。”

“這不半年前上古遺址開啟嘛,北鬥宗宗主帶著一大批人前往上古遺址探險尋機緣,那批人回來了,而且都變得非常強悍,對於那些為了巴結兩個六上宗的宗門弟子一頓亂殺,你是冇看到,那場麵何其壯觀,伏屍百萬,到處都是屍體……嘖嘖,想想都心驚肉跳。”

“北鬥宗那些人就跟瘋了一樣,瘋狂掠殺,但凡傷害過北鬥宗弟子的,對北鬥宗的護宗大陣出過手的,都會被殺,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葉凡聽著熱血沸騰,不過心中也有些欣慰。

至少師弟冇有食言,護宗大陣未破,保住宗門的根基。

“那天照宗和落天宮呢?他們不出手嗎?”

“出啊,當然出了。他們的人不多,主要是指揮那些想要巴結他們的人動手,當北鬥宗一些強者出現時,他們也出手了,但你猜怎麼著,被反殺了,那叫一個漂亮。”

“我給你說幾個名字,你以後要注意點。”

“你說!”

“北鬥宗第一狠人蕭景天,戰力強橫,一手劍術斬儘百萬敵,這次的反擊戰中,他表現最為出色,殺了天照宗和落天宮二十三人。”

“北鬥宗第一刀客雷坤,聽說此人是北鬥宗宗主的徒弟,此人刀法了得,修為極高,每斬出一刀都要帶走上百條人命,恐怖得很。”

“北鬥宗第一詭異者洪慶,此人的戰鬥方式很奇怪,敵人到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外人也不知道,就是死得很莫名其妙,聽說這洪慶比蕭景天和雷坤都要可怕,看到此人最好躲遠點。”

“北鬥宗第一魔女邪月,這人我得給你從魔宗說起……”

關於北鬥宗的事,葉凡聽得津津有味。

他不在宗門,也冇有那麼不堪,蕭景天、雷坤等人已經可以撐起一片天,殺出赫赫凶名。

已經踏入萬朝城的地界,來到一座小鎮上。

葉凡便於這些人分開,花了大價錢,買到一張傳訊符,範圍還比較有限,傳不回北鬥宗,隻能在萬朝城內使用。

尋找一隱秘之地。

催動體內真氣畫符,灌入自己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