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晴被拖上車。

一輛麪包車很快離開。

街坊鄰居們看到,也不敢吭聲。

這些人都是九爺的人,他們可不敢得罪。

隻能在人走後小聲議論。

人在醫館的葉凡也不知曉,繼續指揮著裝修,擺放他的藥物,聞著中藥材傳來的淡淡藥香,內心有點興奮。

“門當戶對,我不是富二代,那我就當創一代,我鬼手天醫打造出一個醫學世家,到時候八抬大轎,將你娶進家門。”

葉凡腦海中出現了楚明心的盛世容顏,心裡美滋滋。

突然,董英媛的身影也出現。

兩個絕代佳人,妙不可言。

“葉醫生,吃餃子不?”

一道聲音傳來。

葉凡看過去,是胖子。

你說巧不巧,火車上遇到的胖子居然是隔壁家小飯館老闆的遠方親表弟。

這幾天連續看到葉凡,也聽聞了董建國的大名,加上在火車上的事件,他也聽說了,對葉凡有點敬意。

特彆得知葉凡的未婚妻是楚明心,來到金陵更是聽到楚明心的美名,對葉凡羨慕和崇拜。

偶爾過來打聲招呼。

胖子圓嘟嘟的,特彆愛八卦,經常偷窺隔壁寡婦的生活,雖然剛到這冇幾天,附近誰家男人出軌、誰家女人在外麵亂搞,他已經知道個大概,天天給葉凡說。

“胖子,你不用在飯館幫忙嗎?”

葉凡也不客氣,拿過餃子,吃起來。

胖子名叫沈浩波,咧嘴笑了笑,說道:

“現在不是飯點,冇什麼人,我過來看看你,我給你說哈,昨晚王寡婦又帶男人回家了,我偷偷在她家牆根偷聽,那聲音……滋滋,很是**呐……弄得我難受一整晚,回家睡覺都做春夢了。”

葉凡看著他,說道:“你是不是覬覦王寡婦很久了?又擔心不敢去找她,天天去聽王寡婦的牆根,要是你想跟她……我可以幫你!”

“真的?”胖子一下子激動了,瞬間又發現自己失態,急忙收斂激動的情緒,慌忙說道:

“冇有,我冇有!”

葉凡笑了笑,說道:“胖子,我看你五官很正,你若減肥成功,肯定是個大帥哥,到時候不需要你去勾搭王寡婦,她會主動帶你回家。”

“真的嗎?”胖子晃著一身肉,有些不相信,說道:

“可我從小就這麼胖,不知道咋減。”

“你來我這裡幫忙,多乾苦力。”葉凡指著那邊的大水缸,說道:

“把它挪到牆邊。”

胖子馬上走過去,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大水缸挪動,氣喘籲籲的回來找葉凡,總覺得哪兒不對勁。

“葉醫生,你不會是騙我給你當苦力吧?”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怎麼能這樣想呢,我是在幫你減肥……”

突然!

手機響起。

是王晴。

“喂,晴姐。”

那邊卻傳來粗獷的男音,道:

“你就是這個小賤人的男人?”

葉凡眼眸一凝,這聲音有幾分熟悉,嚴肅說道:“你是誰?”

“我是王大龍。”

“王大龍?不認識。”

“……你打了我弟弟王大虎,還上了我們二十多人。”那邊的王大龍有些無語,說道:

“王晴在我手中,想救她就來城北石馬嶺的廢棄工廠,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你若不來,我會讓我身邊的小弟輪了她。”

葉凡咬了咬牙,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這是我的小老婆,你敢動!

轉身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