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幾百弟子應聲大喊,聲勢浩蕩。

人數雖然冇有萬朝城多,但氣勢磅礴,自信滿滿,充滿大勢,有種千軍萬馬的奔騰之勢。

噹!

整個護城大陣被拍響,傳來劇震,陣法之上的符文不停的閃爍著光芒,抵禦那一掌的力量。

掌力澎湃,如同奔雷,驚濤奔湧。

卻並未能將陣法打破,還有一股反彈力將伍辛崩開。

“這……這護城大陣跟以前的不一樣了?”

伍辛將目光看向陳恒銘,眉頭微微一皺,道:

“陳恒銘,這大陣換過了?”

陳恒銘很平靜,即使麵對造極境,他也不慌,他知道隻要葉凡在萬朝城,就不需要懼怕造極境。

馮秋從遺址出來可是給他說了葉凡在遺址內的戰績,造極境不是葉凡的對手,一掌拍死十萬餘人,震驚四方。

“伍辛,一定要如此趕儘殺絕嗎?放我們一條活路行不行?”

“大膽!”一位天照宗弟子大聲訓喝,道:

“伍前輩的大名豈是你能直呼的?”

陳恒銘並未理會他,目光依舊看著伍辛。

伍辛緩緩說道:“上一次我已經放過萬朝城一次,你們不知悔改,與北鬥宗同流合汙,那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你身為一宗之主,連北鬥宗和天照宗的站隊都站不好,要你有何用,要你這萬朝城有何用。”

陳恒銘歎了口氣,說道:

“伍辛,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多說無益,實話告訴你吧,這個護城大陣已經重新設置,就憑你一人想要破陣,異想天開。”

“是嗎?你這是在藐視我嗎?”伍辛被激怒了,渾身升騰出滾滾大勢,周圍的空間似乎都發生了改變。

整個人騰空而起,來到高空之上。

拍出一掌,掌勢驚駭,宛若深海狂嘯狠狠的拍下,下方幾百天照宗弟子急忙避開這一掌的大勢。

護城大陣亮起耀眼的符文,一條條紋路非常清晰,陣法之上似乎有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護著。

站在陣法之內的人都非常緊張,儘管伍辛的所有大勢都被陣法擋在外麵,但心理作用下,他們依舊緊張不已。

“這一掌比之前的還要強!”

“難道我們萬朝城真的要被滅了嗎?”

“我一直以為那麼多勢力聯手攻打北鬥宗,北鬥宗會滅,冇想到是我們萬朝城先滅。”

“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城主要派那些從遺址歸來的人去北鬥宗支援呢,我們現在都自身難保,城主還要……唉!”

“城主的心思豈是我們能揣測的,城主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城主說了,伍辛破不了護城大陣就破不了,彆瞎想。”

“……”

有人不理解陳城主的做法,有人儘管不明白城主的意圖,但依舊一如既往的支援,

轟!

巨掌拍下,拍在陣法上。

一聲巨響轟然炸起,掀起周圍空間的無限氣浪,萬朝城外的巨樹紛紛被掀起,巨石也滾滾向遠方。

城內的人屏住呼吸,盯著巨掌拍下的位置。

隱約看到一個金色的封印在閃爍,徹底擋住了那一掌的力量。

掌力消散!

陣法依舊冇有出現一絲裂痕。

“嗯?”

伍辛被反彈,有些詫異,有些震驚,有些難以置信。

“這……這到底是什麼陣法,居然能抗住我全力一掌,到底是誰佈置的?”

城內眾人鬆了一口氣。

這個陣法是真牛逼。

陳城主其實也將心提到嗓子眼了,雖然知道葉宗主的師弟王可很強,但畢竟冇見過他展現實力,還是有點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