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終於放下心來了。

“伍辛,回去吧,我們萬朝城已經閉城,將會在這裡閉關到天照宗滅亡,你殺不進來的!”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傳來:

“伍辛老弟,你被一個天仙境的小武者嘲諷了,哈哈哈。”

一位中年模樣的女子出來了,手持一把利劍,踩著虛空走來,信步閒庭。

陳恒銘剛剛放鬆的表情一緊,道:

“五百年前以一己之力屠儘惡人穀的造極境張靈珊。”

一個造極境他可以堅信破不了護城大陣,現在又來一個,不知道能不能頂住。

一個造極境或許不能破陣,但再加上一個,極有可能會破陣。

陳恒銘有些緊張,看著緩緩而來的張靈珊。

伍辛看著來人,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

“老張,你彆笑,單憑你自己也破不了這陣法,這陣法很古怪,以前從未見過,看著不像天師府的手段,又有幾分相似,難道是港島的術法者?”

張靈珊看著下方陣法,緩緩說道:“我看你剛剛那一掌確實很強,依舊不能破陣,若是我破了這陣法,是不是代表我比你強啊!”

“哈哈哈,你若能破這陣法,我就承認你比我強!”

“好,那我便破給你看!”

兩人直接無視了陳恒銘這個城主的存在,這種天仙境級彆的武者不值得他們關注,也懶得理會。

張靈珊冇有更多的技巧,利劍出鞘,鋒利的劍身嗡鳴,劍意逐漸瀰漫四方,劍威浩蕩,直接揮出一劍。

無儘劍芒掠殺向陣法,彷彿斬破了這空間的連接。

砰!

劍芒與陣法相碰,激射出耀眼的星火。

陣法並未有絲毫的破損,依舊完好如初,張靈珊反而受到了一點反彈力。

這一劍隻是試探!

“怎麼樣?”伍辛問道。

張靈珊再次抬劍,這一劍比之前那一劍更強,劍勢更盛,劍意更澎湃,隱約間看到了乳白色的劍氣實質化。

劍威浩蕩,漫天而來,肆意的劍意激射四方,無儘的劍光照耀這一片天地,欲要比烈焰陽光還要耀眼。

城內眾人屏住呼吸,都很緊張。

這劍勢太強了。

嗡嗡嗡……

陣法被動發出嗡鳴,似乎是感受到來自利劍的威脅,紋路快速浮現,一條條清晰的紋理亮出炙熱的光芒。

“葉宗主,這人好像要比伍辛強,陣法會不會撐不住啊!”站在葉凡身邊的罡勁境武者滿臉緊張,很是擔憂。

葉凡淡淡的說:“聲勢確實浩大,但還是破不了我師弟的陣法,不用擔心!”

話音剛落。

張靈珊的利劍斬落,無儘劍芒洶湧怒斬,劈開空間,宛若要破開這片天。

鏘鏘鏘……

海量的香火激射而出,利劍與陣法相碰,很刺耳。

陣法的抵禦,亮起的符文,擋住了所有的劍芒。

“額……”

張靈珊愣了一下,隨後是震驚,一個迴旋翻騰,遠離陣法,站立在虛空,盯著陣法,道:

“這……好厲害的陣法,很玄妙,居然牽動了天地之力,牽動了大道的力量,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佈置出這麼強大的陣法。”

城內眾人鬆了一口氣。

“陣法無敵!”

陳恒銘忍不住說了一句。

接下來要迎接兩位造極境的聯手,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懸著的心還不能放下。

伍辛和張靈珊互相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打算聯手了。

葉凡靜靜的看著,並未說話,神識已經快速的附著在陣法之上,嘴裡唸唸有詞,感知到了掌控陣法的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