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蛋大師也在,目前是他主導這個大陣。

葉凡放心了。

毛蛋大師可不是弱者,有他掌控,這兩人也無法破陣。

兩人聯手一擊。

無數人都在期待,緊張。

轟隆!

一聲巨響,兩人聯手一擊打在陣法之上,將整個陣法打得震盪,不過那是外層,城內諸人並未感覺到任何的震撼。

“哈哈哈,張靈珊,伍辛,你們就彆白費力氣了,你們是破不了陣的。”陳恒銘笑了,開心的笑了。

他從未想過這個陣法能抗住這麼強的攻擊。

伍辛冷漠的盯著他,道:

“陳恒銘,你彆囂張,隻要有我在,你們萬朝城的人一萬年也彆想出來,隻要出一個,我殺一個,你們就在裡麵坐牢吧。”

目光看向身後的幾百弟子,開始發號施令:

“北鬥宗弟子聽令,馬上去通知耿護法,讓他帶三千弟子過來,將萬朝城的所有出口堵住,誰若出來,殺無赦!”

“是!”

一人返回宗門,其他人紛紛將萬朝城的出口堵住。

陳恒銘纔不管,他相信北鬥宗,相信葉凡,終有一天,北鬥宗會推翻天照宗,即使一百年也可以等。

相信不會太久。

“萬朝城弟子們,該乾嘛乾嘛去,彆在這兒看著,他們進不來,咱們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是修煉,將修為提升上去,待到我們足夠強大,殺出去,殺進天照宗,殺了伍辛,殺了張靈珊,殺光天照宗所有人。”

他大聲呐喊,反正敵人進不來,奈何不了自己。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響徹陣法內外,灌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何須等到未來,他們現在就該死!”

一道人影衝出陣法,屹立陣外高空。

一襲白衣勝雪,隨風飄蕩,手持一把陰陽尺,冷漠的眼眸盯著前方的兩位造極境武者,渾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大勢。

氣勢恢宏,籠罩八方。

腳下快速誕生出一個陰陽圖,迅速蔓延四周。

“葉宗主……”

陳恒銘看著已經出陣的葉凡,有幾分激動。

葉宗主出手,這兩位造極境已經被判死刑。

那些準備返回修煉的人看到葉凡出現,都激動起來。

關於葉凡的事蹟,他們聽過,有些人甚至打聽到了葉凡在遺址內的驚人戰績,內心充滿期待和激動。

“葉凡……”

伍辛咬牙,盯著他,一股磅礴殺氣瞬間升騰,道:

“你居然還活著,躲在萬朝城內,都說你很強,締造了很多奇蹟,被稱為年青一代最強,甚至壓過老一輩的諸多強者,更主要的是你殺了我伍家一脈的人,今日你敢出來,我必殺你。”

張靈珊收起的利劍再次出鞘,道:

“伍辛老弟,我聽過此人的一些傳聞,似乎很強,為了保險起見,咱們聯手吧。”

“不需要!”伍辛瘋狂運轉體內勁氣,周圍的空間似乎被扭曲,天地之間的驚駭之力奔騰翻滾。

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大氣奔騰不止,宛若滔滔不絕的黃河之水。

身後似乎出現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巨人,跟隨著他的一舉一動,抬起巨手,掌力翻滾,宛若怒江。

“我為造極境中期的武者,殺個小小的九下宗宗主無需他人協助,我一掌便可將他拍成肉泥。”

低沉又帶著殺意的聲音雄渾無比,眼眸如刀,盯著葉凡,一掌拍來。

這一掌如山海狂嘯,有千軍萬馬之大勢,橫推一切而來,空間都被擠爆,速度極快,欲要將葉凡拍成肉泥,化為虛無。

葉凡手中陰陽尺崩塌出尖銳的劍芒,指著前方殺來的巨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