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直跟北鬥宗保持聯絡,王五那邊保持跟奔波在外麵的人聯絡,遺址入口也有北鬥宗的人潛伏,主要是接受遺址內的訊息。

那些人在遺址內各種狙殺北鬥宗弟子,葉凡可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就等你們在門口,殺人越貨。

目前北鬥宗已經有一批人專門守在遺址出口,尋找機會下手。

葉凡也打算前往。

萬朝城的人聽了葉凡的計劃,都表示滿意。

“葉宗主,我跟你們一塊去。”陳高峰開口。

葉凡也不拒絕,就帶上他一塊。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葉凡也要出發了。

陸瑤、程湘芸伴其左右,身後是陳高峰,靈蟒已經回到手腕內。

“儘量隱藏前行!”

四人速度極快,避開可能遇到人的地方,穿越荒無人煙的叢林,踏過滾滾江河,越過成片的竹林。

基本冇遇到什麼人,倒是遇到了不少妖獸,也不主動攻擊。

終於來到雅拉河上遊。

本想順著河流找去金烏峽穀,卻碰到了一夥人在打架。

四人急忙潛伏,眺望遠方。

“那是東南亞武者和棒子國武者。”陳高峰一眼認出,眯著眼睛,那些人都好強,還有入聖境武者。

陳高峰如今依舊停留在天仙境巔峰,煉化了不少寶物,但卻無法突破,需要一個契機,這次出來也想尋求契機。

葉凡盯著遠方,淡淡的說道:

“咱們就坐山觀虎鬥,然後坐收漁翁之利,湘芸,你們倆去那邊,彆讓人帶著寶物逃了。”

如今的程湘芸也是一個入聖境武者,而且還懂得吸收天地靈氣,早已不是一般入聖境能敵的強者。

那邊的戰鬥很激烈,似乎在爭奪某個寶物。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修行之人為了修煉資源可以爭得你死我活。

時間慢慢流逝。

終於分出勝負,東南亞武者敗了,寶物被收刮,人全被殺了,棒子國武者贏了,但也大部分重傷。

正當葉凡準備過去收割人頭時,另一個方向有人出現了。

“棒子國的武者們,休走,留下寶物,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走出來的是一個黑人,手裡拿著一把長刀,指著重傷的棒子國諸人。

隨即,三十多位黑人、白人齊刷刷的出來了。

“葉宗主,想要坐收漁翁之利的不止咱們呐,怎麼辦?要被他們拿走嗎?”

“當然不行……”“你們……”

棒子國武者們看到這些人的突然出現,頓時就黯然失色。

“金城,你雖然很強,但你受傷了,你不是我們的對手,把東西留下,放你們一條生路。”

說話的是那位黑人武者,言語中帶著不容拒絕的強勢,手中長刀始終閃爍著陣陣刀威,逐漸升騰。

目光掃視棒子國的人們,都已經身上負傷,冇有一個是健全的。

金城可是得到了不死藥,在遺址內獲得大機緣,修為已達造極境巔峰,隨時有可能踏上破命境,這是無敵之境。

他身為造極境巔峰武者,已經是極強的存在,奈何在遺址時就已經受傷,出來更是遭遇東南亞武者的伏擊。

好不容易以重傷之軀擊敗敵人,卻又出來歐美武者,接二連三的倒黴。

咬牙切齒,極不情願,其他人都在看他的臉色,畢竟他是棒子國武者的領導者,也是實力最強的人。

“傑羅姆·紮克利,一定要如此趕儘殺絕嗎?咱們可是曾經一起並肩作戰的人。”

黑人傑羅姆·紮克利冷笑,道:“正是因為我們曾經一起戰鬥過,所以我才放你們一條生路,若非如此,我纔不會給你們機會,把東西交出來,你們可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