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人不在了,依舊感覺到恐怖的劍氣在縱橫,這鴻溝,劍氣好重。”

“之前在遺址內,葉凡被無數人追殺,估計這是要報複了吧。”

“……”

葉凡出現在遺址出口的訊息一下子傳開了。

有人信,有人不信!

葉凡四人不再露麵,隱藏起來,去找萬朝城眾人。

“那邊有人,走這邊!”

葉凡帶路,拐個彎。

陳高峰看了一眼前方,並未看到人影,也冇感覺到有人的氣息,有點感慨,葉宗主比自己強太多。

葉凡帶隊走著,說:“這附近有很多人,他們也是想要打劫從遺址出來的人,咱們有競爭對手。”

程湘芸緩緩說道:“看來有這樣想法的不止我們,其他人也都想打劫。”

陳高峰說道:“咱們儘量先和羊元正他們會合。”

繞過好幾撥人,終於見到羊元正等人。

“陳前輩,葉宗主,程坊主……”

萬朝城弟子們看到他們,很是激動,紛紛迎上來。

陳高峰盯著這些弟子們,很是激動,眼眶泛紅,這些都是萬朝城的中堅力量,足足有五千餘人。

葉凡盯著羊元正好一會兒,並未說話。

他先說話了,低著頭,道:“葉宗主,我向你道歉,我為之前的魯莽向你道歉,我不該責怪你殺了天照宗的人。”

葉凡苦笑,道:“過去了,我也冇怪你。”

他點著頭,道:“是的,過去了,從今往後,我們兩宗緊密合作,我願聽令於葉宗主,我們願意和北鬥宗一起對抗天照宗。”

程湘芸有點幸災樂禍,道:“北鬥宗得罪的可不隻是天照宗,落天宮、洪門、以及諸多海外勢力也都是北鬥宗的敵人,跟北鬥宗為伍,那就是站在刀刃上跳舞。”

北鬥宗遍地是敵。

這點也算是大家的共識了。

羊元正堅定的說道:“我們城主選擇和北鬥宗站在一起,我們堅決擁護城主的決定,我們的事情就是執行,我也相信北鬥宗,相信葉宗主。”

葉凡看著他以及他身後的眾人,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現在很多人從遺址內出來都被外麵的埋伏的武者殺人越貨,你們出來時有冇有遇到?”

“遇到了,不過我們有所防備。”羊元正回想起剛出來時,要不是外麵的人進去找他們,告知外麵的情況,他們一出來估計就得死。

出來的第一時間,分散,一刻都不停留,儘管如此,依舊損失了幾百人,但能逃出這麼多已經算是幸運的。

“大部分人都安全,寶物也都保全,葉宗主,我們是不是現在起程回城?”

“不急!”葉凡擺了擺手,轉身,看向前方,說道:

“在遺址內,有不少人想要置我於死地,設局殺我,有些仇是時候報了,順便跟他們借點修煉資源,他們應該不會吝嗇不給吧。”

“羊元正,你們可以選擇和我一起戰鬥,也可以選擇回城。”

“葉宗主,來的時候不是已經說好了一起戰鬥嗎?”陳高峰走過來,露出善意的笑容,道:

“元正,咱們跟葉宗主一起守在這附近,順便收刮一些寶物,我們宗門想要崛起,修煉資源少不了,你們都是我萬朝城的精英,不許退縮。”

羊元正堅定的說道:“我們絕對不退縮,和葉宗主共進退。”

就在這時!

他猛然轉頭,看向左側,警惕道:“有人……”

“彆慌,是我的人。”葉凡擺手。

來人現身,是禿鷲。

“宗主!”

禿鷲有些激動,很久冇見到宗主,久彆重逢,很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