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驚天看到機會了。

一瞬間,劍氣激盪,瘋狂暴漲,手中利劍綻放出強大的劍意。

一道劍芒淩厲而出。

化作一道光影,殺向造極境武者。

“不……不要……啊……”

噗……

一劍斬首,頭顱飛天,脖子的血液飆射二十多米高,再灑落下來,如同下起了血雨。

蕭驚天站在無首屍體麵前,一臉堅毅,任由灑落的血液滴落在身上,輕輕伸手,接住掉落的頭顱。

看著瞪大雙眼,充滿不甘的頭顱,嘴角得意的笑了。

餘光掃視其他地方,殺進來的敵人都在被屠殺。

這就是一場單方麵的屠殺。

宗主的陣法超強。

修仙之人不僅戰力強,神識也會變強,隻要學會陣法之術便可佈陣,宗主也是陣法方麵的高手。

“原來殺一個造極境武者如此簡單!”

“一個都不能留!”

葉凡發話。

下方眾人檢查所有的敵人,不斷氣的馬上補刀。

殺儘敵人,看著大幾千的屍體橫陳,鮮血流淌,堆積在峽穀內。

“太爽了,簡直太爽了,我也能殺宗師了,哈哈哈!”

“冇想到天仙境武者被壓製,也不過如此。”

“宗主的陣法連造極境都能壓製,破凡境算得了什麼,還不是被殺我了,嘿嘿。”

“……”

大家都很興奮。

沐浴在戰場的鮮血淋漓,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太舒服了。

看著地上滿滿的屍體,成就感滿滿。

葉凡來到幾個領頭人麵前,說道:

“驚天,你的傷勢比較重,你暫時養傷。”

餘玄清等寧舊澗等人看到葉凡,都很激動。

當初他們也是看著葉凡在葫蘆島大戰,重傷垂死,是澗主出手相救,之後再也冇有訊息。

“葉宗主,再次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謝謝你們的相救。”餘玄清客氣的說著。

她們並不知道她們的澗主對葉凡做了什麼,葉凡自然也不會跟她們計較,那件事跟他們無關。

“你們冇事就好,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留在這裡跟我們掠殺敵人,要麼馬上返回宗門,這地方很危險,很多人都留在這裡打家劫舍。”

“我們也聽說了。”餘玄清看向李淑豔,道:

“我帶五百人留在這裡,其他的你帶回宗門。”

李淑豔說道:“我想留下。”

“總要有個人離開,宗門需要你,不是說北鬥宗那邊有很多勢力正在圍攻嗎?你先回宗門覆命,之後再去北鬥宗支援。”餘玄清拿出自己的空間法器,遞給她,說道:

“你們五百人留下,把你們的在遺址內得到的資源交給她們,讓她們帶回去。”

這五百人冇有一個人猶豫,都想留下來,馬上交出自己的資源。

反正在這裡還會有。

剛剛從這些屍體上就收颳了很多資源。

葉凡看向羊元正,說道:“你們也需要一些人回去,萬朝城麵臨的困境也不小。”

“行,我安排。”羊元正點頭。

最終,隻留下一千人左右。

陳高峰帶著部分弟子返回宗門,羊元正留在這裡繼續戰鬥。

“下一個出遺址的是誰?”

“葉宗主,我們去那邊看看,你在這兒控陣,其他的交給我們。”餘玄清帶領幾個弟子快速離開。

下一批出來的是美洲的武者,一共有三萬人之多,似乎是很多個組織一起出來的。

剛出來,餘玄清等人還未出手,就已經有人搶先打劫。

一場大戰爆發。

餘玄清等人在觀戰,看能不能坐收漁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