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用這一招?”

“古人雲:一招鮮吃遍天。”

“嘿嘿,好的。”

葉凡暫時離開,把陣法交給其他術法者掌控,短時間內也不會引來強者。

更加靠近遺址出口的位置。

尋到一處兩峰之間的山穀,有人在這裡隱藏,直接動手屠殺,隨後佈置陣法,這將會成為一處新的屠宰場。“這邊走!”

遺址出口,一批華夏武者剛剛出來,充滿警惕的打量四周,安靜得出奇,每個人都手握兵刃,隨時可戰的樣子。

“為什麼咱們要這麼緊張啊?”

“師兄,這一帶可比遺址內危險多了,很多武者在這出口等著裡麵的人出來,然後打劫,我們是特意來接你們的。”說話的是一位宗師境武者,眸光掃視四周,道:

“最近的狠人是來自北鬥宗、萬朝城和寧舊澗三個宗門的聯盟,據說但凡有人追殺他們,都是有去無回,他們隱藏了黑手,誰都不知道他們的背後是哪位強者在主導。”

師兄的眉頭一皺,也變得幾分警惕,道:

“在遺址內,北鬥宗就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怎麼出來外麵這麼橫,師弟,你也不用這麼緊張,咱們可是六上宗之一,就算是北鬥宗又如何,就算葉凡在這裡也不敢對咱們出手。”

他們是六上宗之一的落天宮,在遺址內也是獵殺北鬥宗弟子不少,隻是冇有天照宗那麼明顯而已。

在遺址內,或許還有點擔心,出了遺址,背靠龐大宗門,他們從不怕誰,更不會怕一個小小九下宗。

“冇錯,不就是幾個九下宗嘛,隻要敢來,我們直接滅了便是。”

其他人也都信心滿滿。

他們可都是在遺址內得到大機緣的人,修為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對此刻的自己非常有信心。

就在這時!

他們的麵前出現了一夥人,看這模樣像是中東地區的武者。

二話不說,直接開打。

戰鬥相當激烈,血液飛濺。

暗中不少人在觀戰,分析落天宮弟子的戰力,麵色凝重。

“這幾個有點強啊,還有兩位造極境的武者,不好弄。”

“中東這些武者試水,必死無疑了,咱們還是不要動手吧。”

“我同意,落天宮乃是華夏武道世界的強大宗門,就算殺了這些人,他們背後的宗門也會對我們進行追究,能不能逃出華夏地界還是另一回事,咱們還是不要冒險。”

“……”

分析利弊,大部分勢力選擇沉默。

中東那些武者被掠殺,也冇有人敢上前營救。

殺光打劫者,落天宮的人心裡一下子就膨脹了。

“就這?”

“敢對我們動手,簡直是癡人說夢。”

一位天仙境武者環顧四周,大聲說道:

“我知道你們不少人在暗處看戲,你們誰若不服,儘可來戰,我落天宮必將你們斬首,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敢和我落天宮作對,那是你們活膩了。”

四週一片寂靜。

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這就是大宗門的氣勢,宗門威嚴在外,無人敢挑釁。

“師弟,你看,根本冇人敢出來,咱們可是落天宮,何懼其他宗門。”

他們每個人臉上都是滿滿的自豪。

終於有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出現:

“北鬥宗蕭驚天在此!”

又一道身影出來:

“程湘芸在此,向落天宮諸位問劍!”

再出來一道身影:

“萬朝城羊元正在此,向落天宮的諸位請戰!”

再來一人:

“寧舊澗餘玄清在此,落天宮的諸位,可敢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