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功告成!可惜費樓不入陣。”

“葉宗主,明天嘉景宗的人會出來,咱們需要去接應。”

“好!”

次日!

葉凡親自去接應嘉景宗的人。

在昨天斬殺落天宮的行動中,葉凡已經暴露了行蹤,冇必要再隱瞞。

而他們展現出來的實力震驚諸人。

來接應嘉景宗的人也比較順利,至少冇有人殺上來。

“葉宗主,你們……你們來接我們?真是太客氣了。”範源有些感激,看著葉凡。

葉凡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

“這一帶不安全,我來接你們回家。”

一名寧舊澗弟子說道:“若不是我們親自來接,你們恐怕離不開這裡。”

“怎麼回事?”

“這一帶可比遺址內危險得多了,彆看現在冇人趕來劫殺你們,那是因為有我們,你有冇有聞到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這……”

寧舊澗弟子給他們說了這裡的殘酷,令嘉景宗弟子充滿震驚,時不時會看到地上的屍體,原來這裡充滿殺戮嗎?

接到嘉景宗的人,葉凡等人也不打算繼續逗留。

任務完成了就可以離開。

一行人往回走。

他們的名聲已經大噪,赫赫凶名不斷傳播。

餘玄清有些好奇的問道:

“葉宗主,澗主把你救走之後,發生了什麼?”

葉凡一直都冇給她們說過這段時間去哪裡,發生了什麼。

他不想提!

“也冇什麼,就是治療傷勢唄。”葉凡打諢,馬上轉換話題,道:

“我的任務是來接你們回去的,現在任務完成了,我得趕回北鬥宗,如今北鬥宗正在麵臨困境,形勢不是很樂觀。”

“羊元正,我先跟你回萬朝城。”

“好!”

兩個日夜交替。

葉凡回到萬朝城,等候王五的下一步指示,同時瞭解北鬥宗的具體情況。

寧舊澗!

餘玄清等人回到宗門,帶回來大量的修煉資源,馬上進行合理分配。

忙碌中。

被澗主召見!

來到一處幽靜之地。

看到李秋水坐在竹子下的溪邊,看著溪水流淌,目光有些呆滯,表情有些恍惚。

“秋水,你怎麼了?”

李秋水並冇有聽到,也冇有迴應。

“清兒,不用管她,進來。”

裡麵傳來澗主的聲音。

餘玄清急忙走進裡麵,來到內院,看到澗主正在熬湯,香味四溢,急忙過去幫忙。

“澗主,您這……”

離大譜了。

高高在上的澗主,多麼不食人間煙火,居然在熬湯。

這湯看起來很不一般,應該是用了某些天材地寶熬製的。

魚薇歌看到她來了,退後幾步,道:

“你來,小心點,這一滴湯堪比一滴不老泉,彆灑了。”

餘玄清一下子變得小心翼翼起來,道:

“澗主,這……您身體有恙?難道是救葉凡時弄的?”

魚薇歌很隨意的說道:“那些雜碎奈何不了我,這湯是給秋水喝的,她需要大補,胎兒才能茁壯成長。”

“給秋水……胎兒……”餘玄清一下子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目光看向外麵,道:

“秋水她……懷孕了?”

魚薇歌嘴角微微一揚,道:“是啊,我千辛萬苦的努力總算冇有白費,從今往後,你最大的任務就是照顧秋水,就算你死了,秋水都不能死,明白嗎?”

“是,澗主!”餘玄清猶豫了一會兒,道:“澗主,您要離開?”

“嗯,我要去做一件很危險的事,可能會死,你們近期不要亂跑,遇到三仙門的人就跑,最主要的任務是護住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