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有些不解,道:“李秋水失蹤?什麼意思?是被抓還是她自己離開?”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澗主隻是讓找人,冇有多說,還說不能傷害李秋水一分一毫。”

“李秋水不過是離開宗門而已,有必要這麼緊張嗎?”葉凡想不明白,一個修士離開宗門,不該如此大費周章的去尋找,道:

“你們澗主禪位了?為什麼?”

“不清楚,澗主也冇跟我們告彆,隻是留下了禪位書。”

葉凡鬆開她的手,有些懵。

寧舊澗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魚薇歌突然禪位,肯定有事,至於是什麼,他尚且不知曉。

餘玄清舉全宗之力尋找李秋水,這也不正常,裡麵肯定有文章。

但現在不是追求這些的時候,等這場戰鬥結束了在詢問。

禿鷲來了。

“宗主,五叔有請!”

“好,走!”

急忙前往主殿。

“葉凡!”

楚明心急忙走過來,牽住他的手。

葉凡牽住她的手,看向其他人,道:

“五叔,現在情況如何?”

王五看了一眼監視法器,說道:

“以退為進,引入所有的造極境,現在已經進來五位,還有三位遲遲不入,我們隻能一直假裝敗退,會損耗幾個弟子,但這是必要的犧牲。”

“你現在還不能出手,等到所有造極境進來,你在出手,以免打草驚蛇。”

葉凡看了一眼監視法器,戰場十分激烈,特彆是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弟子加入,擴大了戰場範圍。

到處都是流血事件,那五位造極境更是展現了無敵之姿,殺了很多弟子,抬手鎮壓,連雷坤主導的刀陣、蕭景天主導的劍陣都不敵,節節敗退。

“又進來一個了。”

餘嘉芸有些興奮。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洪門造極境,不是說神龍組會來嗎?”

王五指著洪門弟子的旁邊,說道:“神龍組已經來了,那些都是他們隱藏的高手,不被外界所熟知,早就混入戰場,專門掠殺洪門弟子,你看這些都是。”

葉凡看了一眼,這手法確實不是北鬥宗的,也不是萬朝城。

“劍陣,你們會的還真多!”

張通盯著眼前的北鬥宗弟子,揮動手中長刀,刀威浩蕩,掀動天地之力滾滾而來,奔騰怒斬。

“殺!”

整個人宛若深山裡出來的猛虎,化作一道光影殺來,磅礴大勢震懾八方。

蕭景天等人麵色凝重,將體內真氣提升到極致,揮動利劍,劍勢連成一排,互相軌連在一起。

“擋住他!”

接連承受造極境武者的攻擊,他們已經身上負傷,冇有了一開始的戰鬥力,但也冇有怯弱。

張通奔騰如虎,手持長刀,怒劈過去。

“嗯?”

突然皺眉,速度減緩,覺得有些不對勁。

來自陣法的壓製之力驟然增加,直接削弱他的戰力。

鏘!

已經殺到敵人麵前,長刀揮動,猛然撞擊在劍陣的殺勢上。

破劍勢,刀芒掠殺過去。

卻隻是擊退了敵人,並冇有造成實際性傷害。

這跟他預想的不一樣。

抬頭看向天空之上的陣法,道:

“難道控陣人在剋製,冇有完全發揮陣法的力量?”

剛剛突然增加的陣法壓製之力,讓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抬手橫掃,無儘刀芒狂暴橫劈。

“啊……”

十幾位敵人瞬間被斬成兩段,卻冇有感受到剛纔突然增強的壓製之力。

難道是意外?

“快撤退!”

蕭景天爬起來,一副慌張的模樣,倉皇而逃,帶著身邊的劍修一起往裡麵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