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眾人都看著葉凡,等待他的答覆。

葉凡一直在思索。

賠償、原諒、和解……

北鬥宗殺了那麼多天照宗和落天宮的人,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達到和解,才能得到那些人的原諒。

恐怕自己十條命都不夠吧。

“什麼時候?”

天狗道人說:“如果你同意了,七天後去天照宗。”

“他們打算如何與我和解?”

“這個嘛,需要你們雙方談判,你們殺了那麼多他們的弟子,估計要付出一些代價。”

葉凡還未說話,五叔開口了,道:

“武道世界打打殺殺,本就如此,我們殺他們弟子,難道他們就冇有殺我們的弟子嗎?他們就是恃強淩弱,不安好心。”

天狗道人歎了口氣,道:“武道世界本就如此,真理永遠站在拳頭硬的一方,從來就冇有什麼公平可言。”

葉凡思索一會兒,道:“好,你回去告訴他們,我會去的。”

“宗主……”

在場的人都有些詫異和緊張。

葉凡擺了擺手。

天狗道人站起來,抱拳道:“葉宗主是個有大局觀的人,為了宗門安危顧全大局,在下佩服,我定會傳達,那我們這就告辭了。”

三人離開了。

黑匣子劍客看著三人離開的背影,道:

“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宗主,你可不能去,那可是六上宗的地盤,如同龍潭虎穴,九死一生啊。”

葉凡緩緩說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也說了,九死一生,還是有生還的機會,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們不用擔心。”

葉凡上路了,身邊跟著程湘芸和陸瑤。

如今的程湘芸已不在神龍組,做事不會受到束縛,放得開。

他們前往望海樓。

路過一座城鎮,打算在這兒休息一下。

聽到的談話都是關於北鬥宗那一戰的。

那一戰死的人很多,戰況慘烈,最主要是有兩個六上宗參與,話題度極高。

“你們說北鬥宗該如何收場?會不會很快就被六上宗滅了啊。”

“極有可能,北鬥宗再怎麼強勢,也隻是個九下宗,跟六上宗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直接來個降維打擊,北鬥宗就從地圖上抹去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你們能想到的,難道北鬥宗的人想不到?北鬥宗可是有智囊團的,肯定是有對抗六上宗的後手纔敢這麼做。”

“……”

葉凡三人聽到這些話,並冇有參與。

他們坐在角落,背對眾人,儘量不被髮現身份,以免惹來圍觀或者不必要的麻煩。

北鬥宗一次次成為人們茶前飯後的談資,一次次的重新整理人們對它的印象。

休息一下。

再次起程。

第二天中午。

來到望海城。

如今的望海城已經變得異常繁華,很多商人從萬朝城跑到這邊來做生意。

萬朝城經曆了好幾次的毀滅性摧殘,給大量商人留下心理陰影,而且如今萬朝城的境況不太好,大家都紛紛遷移。

至少目前來說,望海城是最安全的,冇有那麼多的戰爭。

望海城有望海樓管理著,一切都井井有條,生機盎然。

就是葉凡三人走在街上也能聽到路人談論關於北鬥宗和六上宗的恩怨,甚至還說到北鬥宗與海外勢力的恩怨。

不過隻要不出華夏境內,海外勢力對北鬥宗構不成致命威脅,談論度冇有那麼高。

“葉宗主,你們北鬥宗算是徹底出名了,連從世俗來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了。”陸瑤買了一個冰糖葫蘆,舔著。

葉凡苦笑,道:“一般一般,不必大驚小怪,咱們趕緊去望海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