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看向葉凡,眼睛眯起來,手中佛塵輕輕一甩,說道:

“你就是葉凡?破壞我的陣法的是你?”

葉凡看著他,絲毫不懼,手裡拿著一根紅繩,紅繩上繫著一個個方心銅錢,說道:

“你就是那個小道士的師父?”

目光環顧,感受風水大陣,周圍空氣的變化,煞氣的瀰漫。

“看來你還是有點本事的嘛,這麼快就讓這個風水大陣恢複如初,你的徒弟強一丟丟。”

王道長很平靜,說道:

“你很年輕,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年紀輕輕就擁有這般修為,若是有貴人指導,未來可期。”

“你若不與我作對,我願收你為徒,保你在風水一途平步青雲,成為一代大師!”

葉凡冷笑,說道:“像你這樣的大師嗎?”

王道長沉默一會兒,說道:

“我修道堪風水大幾十年纔有如今這般成就,你的未來雖然不一定能達到我這水平,但跟我接近還是很有希望的。”

“你不妨考慮一下,我是看你天賦不錯,誠心收徒。”

葉凡搖了搖頭,簡直想笑,說道:

“你連自己的徒弟都叫不好?你憑什麼覺得你有資格教我?”

“你以為自己很強?區區風水陣法就行難住我?”

“我有一個問題!”

王道長始終平靜,道:“你問!”

葉凡問道:“這個風水大陣是你一人佈置的?還是你背後還有人?”

王道長得意的說道:“我一人足矣,不過你若拜我為師,你還有其他師叔,師伯,咱們這一脈風水師是華夏最強大的一支!”

葉凡有些苦惱了。

這麼說他背後還有師門?

還有很多師兄弟姐妹?

殺了他,會引來其他人。

這樣豈不是冇完冇了了嗎?

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麻煩!

“雖然我知道你死了,你的師門會為你報仇,但也是冇辦法的事,你害我老婆家破人亡,雖然我救回來了幾人,但還有一些死了。”

楚家出意外的人很多,皆因此風水大陣。

葉凡救下的也就是楚天雄父女以及小姨子幾人,據楚明心所說,這段是時間以來,家族死了五個人。

都是意外身亡,兩個車禍,兩個在工地出現意外,還有一個走在路上被高空拋物砸死。

王道長好聲好氣的說道:

“葉凡,我好言相勸,你不知回頭,彆說我冇給你機會。”

“我來當你的伯樂,你卻不抓住機會,偏要與我為敵,你會死的很慘。”

說著,手中佛塵一甩。

一股妖風呼嘯而起,沉悶的空間突然又一股陰冷之氣襲來,在整個彆墅內大作。

他長髮隨風飄蕩,眼眸冷凝。

上空的黑雲彷彿越來越低,幾乎和彆墅接軌。

煞氣快速瀰漫,越來越濃,無形中彷彿有一股壓迫力鎮壓下來。

“嗷嗚……”

三條惡犬仰天長嘯,發出警提聲。

王五也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充滿警惕。

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一臉懵。

“有點奇怪,剛剛還很悶熱,突然有點冷……不一樣的冷!”

王五手持一把彎刀長柄,警惕的看著四方。

葉凡很平靜,表情還有點戲虐,有點玩昧,說道:

“這是一種玄學的東西,利用一些風水之物引動天地煞氣,采集陰氣,這是陰冷,一旦被這種陰氣入侵體內久了,對身體影響極大。”

“不過你的惡犬屬於世界級的凶悍,暴力犬,殺性很足,這些煞氣不敢靠近,你不要離開惡犬身邊。這個人交給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