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神刑天死了?

太上東皇死了?

窮奇死了?

這裡看到的古神都死了?

難以想象,這些可都是傳說中的禁忌古神,不可一世的存在。

而跟他們戰鬥的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人。

能夠與這些古神一戰的人,也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他們究竟是什麼人,還有獸。

葉凡雖然並未參戰,跟他們不處在同一個時期,卻能感受到這些人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劍意、刀意、拳意、掌意……紛紛撲麵而來。

彷彿身臨其境。

屍體前輩動了。

他殺上去,與刑天等人並肩作戰,一起大戰未知的大敵。

葉凡冇有跟隨,遠離屍體前輩,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整個人趴在地上,不過似乎比之前好了不少。

唯有變強才能重新站起來。

拚了命的坐起來,將體內真氣提升到極致,終於坐起來。

感受著這上古戰場傳來的劍意,結合自身的修煉功法不斷感悟。

不知過了多久。

他終於可以站起來了。

他感覺到自身的力量在膨脹,修為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手持陰陽尺!

他盯著其中一位古神看,學習他的功法,感悟他的大道。

時間流逝。

他學習了一位又一位古神的功法,在這恐怖的壓製中,他已經可以自由活動。

參戰!

他參加戰爭!

“這……我居然真的能與這些人有實際性的撞擊感!”

這可是跨越好幾個紀元的碰撞。

簡直難以想象。

創造出六道輪迴的人多麼強大,這是超越了時間場合的跨度嗎?

敵人很強大。

葉凡在這裡不斷大戰,自身修為也跟隨著不斷提升,學習到了很多古神的修仙之法,雖然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但非常強橫。

一頭長髮已經拖地。

隱約間覺得在這裡大戰已經過了百餘年之久。

修為在提升,境界在提升,人也變得滄桑了許多,眼眸中帶著堅毅與沉穩。

“今夕是何年,我怎麼才能回去啊!”

他陷入了困境。

無法出去。

他在這裡百年間,隻有無休止的戰鬥,看到了上古大神被斬殺的畫麵,看到了敵人被上古大神斬殺的場景。

他偷師學藝,感悟良多,進步極大。

可依舊出不去這個地方。

他打算看看這裡。

想要遠離戰場,卻發現這個地方無邊無際,戰場蔓延,到處都是戰場,冇有一處是安寧之地。

看到了一條河流,流淌著的是黑暗的水。

看到河岸邊出現了嬌豔的花朵。

“彼岸花?”

曾見過古籍中記載,彼岸花開開彼岸,奈河橋兩邊開儘彼岸花,越過奈河橋,便達到地府。

他看著不遠處有一座橋,橋被嬌豔的彼岸花鋪蓋,像是個石拱橋。

偶爾會有一股妖風吹來,呼呼的作響,整個空間陰森森的,哀嚎遍野,無數的靈魂在哀鳴。

身在這裡那麼久。

他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環境。

走向奈河橋。

看向橋的另一邊,彼岸花將橋體遮擋住,看不出橋的原來模樣。

邁開一步,準備踏上橋。

卻被一隻大手按住,冇讓他上橋。

抬頭一看。

是之前拽他下來的那隻手,回頭一看,屍體前輩站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對著他搖了搖頭。

難道橋的另一邊有著更恐怖的東西?

呼!

巨手將他拉拽,來到屍體前輩的身邊。

屍體前輩抓住他的肩膀,一躍而起,高高騰飛,穿越無儘的黑暗,見證無數的靈魂。

光華一閃!

出來了。

隻見屍體前輩伸手,那塊銅棺蓋飛過來,馬上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