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瞬間!

所有的恐怖氣息消散。所有的毀滅氣息都消散了。

一個銅棺平靜的躺在地麵上,屍體前輩和葉凡站在邊上,環顧四周,這已經不是什麼山洞,而是一片死寂,一片荒蕪。

草木枯竭,河流乾枯,看不到一絲生機。

方圓五十公裡都是如此。

唯一有生機的是葉凡本人。

“這……”

葉凡都震驚了。

他也曾使用亂天惡魔之手,但並未達到這種效果,這僅僅是毀滅氣息外泄。

看來自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葉凡……”

程湘芸的麗影出現了,一襲白衣勝雪,手持長劍,滿臉著急,衝過來。

身後是白狐女王等妖獸,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葉凡和屍體前輩。

“你……你冇事……你的氣息變了。”

白狐女王盯著葉凡,感覺到他變了,氣息變了,氣質變了,給人的感覺變了。

沉著冷靜、眼眸深邃不可探,散發出來的氣息帶著一定的毀滅性,給人一種無形的畏懼感。

其他人看向葉凡也發現他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一定的變化。

葉凡看向眾人,問:“你們一直守在這裡上百年?”

“上百年?我們在這兒隻是過了兩個多小時而已啊!”程湘芸有些疑惑。

“兩個多小時?”葉凡愣了一下。

自己在那個詭異的古戰場明明過了上百年的感覺,怎麼他們才說過了兩個多小時,這……

難道棺材裡的古戰場和懸崖下的獨特空間一樣,時間流速不同?

白狐女王看著他,問:“葉宗主,你……你怎麼活下來的?”

葉凡看了一眼旁邊的銅棺,道:“我進去裡麵了。”

“進裡麵?這……”白狐女王很是詫異。

對於這幾口棺材牠還是有所瞭解的,特彆是這個銅棺,那可是一個地獄世界,而且一般人根本打不開。

看來是屍體前輩打開了棺材,葉凡才進去。

“葉凡,咱們先回去吧。”

“等等!”葉凡看向旁邊的屍體前輩,很恭敬的鞠躬,道:

“前輩,我想請您幫我一次,跟我出去一趟。”

屍體前輩很呆滯,低頭,指著銅棺,嘴裡在嘀咕著什麼,聽不清。

“你想躺進去?”

葉凡問了一句。

屍體前輩搖了搖頭,依舊指著銅棺。

“你是讓我把這個棺材帶出去?”

屍體前輩點了點頭。

“也行,我已經可以在裡麵自由行走,誰要是敢招惹我,把他扔進去。”葉凡看向白狐女王,道:

“這個棺材,我借用一下。”

白狐女王很明顯不願意,但又有些為難。

“白狐女王,前輩都同意了,你不會拒絕吧?”

雖說白狐女王是秘境中,妖獸的首領,但牠還是很給屍體前輩的麵子。

“記得還回來,可彆弄丟了。”

白狐女王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葉凡扛起棺材,露出笑容,道:“保證用完之後,物歸原主。”

“葉宗主,你等等!”白狐女王喊住他,問:“棺材裡麵是什麼?”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道:“你聽過人造六道輪迴嗎?”

“真的存在?難道這裡麵是地獄道?”白狐女王還是很詫異的,之前查閱一些古籍,曾經有記載,但也不知真假。

聽到葉凡這麼一反問,一下子就證實了記載的真實性,內心還是比較震驚的。

能夠創造出六道輪迴的人,是何等強大!

“你都知道了,那就不必我多說了。”

“你在裡麵看到了什麼?”

“古戰場,遠古禁忌大神們在戰鬥,那種無上神通,難以想象,橫移星空、抬手毀滅一個個星球,一拳打爆世界一角……那些都是修仙之法,都是無上神通,太遙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