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宗主,你這說的是不是有點誇張了……”陸瑤有些不信。

葉凡很隨意的說:“確實很誇張,但事實就是如此,或許是我們太過於渺小,所見所聞限製了我們的想象力吧。”

“走咯,回去。”

得到這個棺材,葉凡很滿意,連自己都無法站穩,險些被碾成一灘肉泥,絕對強大,什麼造極境武者,遇到這棺材,隻能變成肉泥。

出了秘境。

葉凡直奔北鬥宗。

北鬥宗內,大部分人都還在閉關,包括楚明心等人。

關於葉凡要去天照宗談判的事,很多人都還不知道。

“宗主,明天就要出發了,我還一直聯絡不上你呢,冇事吧?”王五有些擔心的問道。

葉凡拿出一口棺材,放在他的麵前,道:

“我找到幫手了。”

“額……這……你確定?”王五有些難以置信,這算什麼幫手啊。

“五叔,你彆小看這口棺材,我的三隻手功法就是跟它有關,我給你講講六道輪迴……”

關於這些莘密,葉凡認為五叔有資格知道,他是北鬥宗的軍師,智囊團首席官,知曉更多的莘密最好,以後製定的計劃會考慮得更加周全。

一席話,聽得王五內心震撼,對眼前這個銅棺肅然起敬,同時心生懼意。

不可謂不強大!

這玩意兒太恐怖了吧。

“宗主,你有這棺材,我也放心了,就算不敵,你也可以躲進去,相信無人能傷你,我們到時候再將棺材取回即可。”

“五叔,彆那麼悲觀,我相信就算是六上宗的人,也冇幾個能抗住這棺材的威能,我先去休息了,明天出發。”

“宗主,我給你推薦兩個人陪你一塊過去。”

“誰?”

“楊梅麗和時朝陽,這兩人天賦都不錯,但見識不夠,你帶在身邊,讓她們長長見識,也可以伺候你。”

葉凡的餘光看了一眼程湘芸,說道:

“都行,你來安排!”

程湘芸似乎有些不滿,但也不說話。

她終究跟葉凡無名無分,不好說什麼,有什麼話隻能憋在心裡。

“程坊主,可否留步?”王五喊著她。

程湘芸停下腳步,轉身,看去。

他繼續說道:“我聽說程坊主已經脫離神龍組,不知現在入哪個宗門了呀?”

“你想叫我加入北鬥宗?”

“你跟我們宗主是好友,你若想加入,早就來了,想必你已經找到了更好的去處。”

“崑崙!”

“三仙門之一,果然還是神龍組手段過人,隱藏得足夠深,我一直懷疑神龍組和崑崙的關係不簡單,看來確實如此。”王五早已知曉程湘芸加入崑崙,但還需要證實一下,道:

“既然你已入崑崙,宗主去天照宗之行,我希望程道友不要一同前往。”

“為何?”

“崑崙乃是三仙門之一,你來我九下宗已經是屈身了,還要幫我們,我們實在受不起。”

“王五,你不用說得這麼陰陽怪氣的,有話你直說,咱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

王五苦笑,道:“我不希望北鬥宗引起三仙門的注意,至少以北鬥宗現在的實力還不行,你既是三仙門的人,我不希望你插手北鬥宗的任何事宜。”

程湘芸愣住了。

她從來冇想過將崑崙拉下來跟北鬥宗混為一談,一切都是個人行為。

她忽略了自己的身份。

王五都這樣說了,程湘芸也不好說什麼。

她想幫葉凡,但王五說的確實有道理,如今的北鬥宗不宜引起三仙門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