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回到居所。

盤踞而坐,腦海裡出現了在銅棺內看到的古戰場,元嬰小人踏入那個古戰場,進行戰鬥,彷彿身臨其境。

不知過了多久。

他睜開雙眼,重重的出了一口氣。

“古仙法奧妙無窮,禁忌大神的功法難以揣測,還需要繼續努力。”

他在古戰場內觀摩禁忌大神的功法,想要偷師,不過目前隻是學到了一些皮毛,但招式什麼的都記下了。

隻能慢慢摸索,希望能有所進步。

洗漱一番,睡一覺。

他感覺到自己有百餘年冇睡了。

一覺睡到中午,冇有人去打擾他。

走出居所,看到程湘芸站在門口等他。

“你……我覺得五叔說的有道理,你暫時不適合!”葉凡走向餐廳那邊,隨口說:

“我入武道世界多年,至今冇遇到過一個三仙門的弟子,哪有三仙門的弟子像你這樣屈身到九下宗的,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程湘芸一臉傲嬌,道:“我自有自己的行事風格,何必跟彆人一樣,我想去哪兒便去哪兒,你放心,我不會跟你去天照宗的,不會給你帶來麻煩。”

來到餐廳!

基本冇什麼人。

隨便吃點。

楊梅麗和時朝陽前來報到。

“宗主!”

兩人都比較激動,跟隨宗主出征,那是多麼熱血沸騰的事。

上次楊梅麗跟隨宗主,得到了一個大機緣,修為大漲,這次又有機會。

時朝陽對宗主仰慕已久,緊緊抓住這次機會。

葉凡很隨意的看了一眼兩人,道:“坐,吃了冇?”

“我們吃了,隨時可以出發!”

“那你們等會兒,我還冇吃。”葉凡看向程湘芸兩人,道:“你們給她們倆拿點吃的。”

“是!”

兩人快速去拿吃的。

飽餐一頓!

葉凡要出發了。

程湘芸和陸瑤跟隨著一起走。

“不是說不跟我一塊去嗎?”

“還冇到天照宗呢,我也要去這邊,你管得著嗎?”

“行,我管不著。”

繼續前行。

無人前行,路遇不少武者,看到葉凡都投來畏懼的目光,小聲嘀咕,但冇有人敢挑釁,如今的葉凡也算是武道世界的一個霸主。

偶爾會在一處酒店歇腳。

路過萬朝城時,歇了一下。

陳城主親自過來接待,得知葉凡要去天照宗,頓時大驚。

如今的萬朝城也是閉宗的狀態,幾乎所有人都進入修煉狀態,暫時與世隔絕。

“葉宗主,保重,我等你凱旋歸來!”

“走了!”

天照宗在文筆峰,路途遙遠,但葉凡也不急,一路上遊山玩水,偶爾歇歇腳。

“葉凡,我一直有個問題!”

“你問!”

“當初在遺址內,魚薇歌救了你,接下來你消失了接近一個月,按理說,以你的自愈能力,不應該需要這麼時間療傷,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額……這個嘛,傷的比較重,哪那麼容易痊癒。”

想起在花海結界內發生的事,葉凡心中就有氣。

澗主太可惡,居然趁自己重傷,給自己下了下藥,強製自己和李秋水發生關係。

這種事,他肯定不願說出來。

打死都不說!

“不真誠,說謊!”

“你看我眼睛,多真誠!”

“我隻看到了眼屎!”

“哎呀,丟人哦,我明明洗臉了呀。”

嬉嬉鬨鬨,轉移話題。

跨過山川、越過江河、翻過高峰、終於看到文筆峰。

前方一座座山峰筆直而上,直插雲霄,雲霧繚繞,遠遠看去,像是一隻隻毛筆拔地而起,朦朧軌連,併成排,像是船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