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覺得你今天還能活著離開這兒嗎?彆天真了,你不會真的以為你有資格跟我們談判吧?”

“你真以為天狗道人有這樣的能耐當和事佬?那條老狗如今境界下跌,已經是個廢人,我們不過是將計就計利用他而已,你憑什麼覺得你能跟我們六上宗坐在談判桌上,你有資格嗎?”

終於不再掩飾!

本性暴露無遺。

賀興生又開口了,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把身上所有的寶物交出來,包括你身上的修仙功法,說出你的真實來曆,師從何人,功法如何得來,然後在天照宗勞作三百年,方可重獲自由自身;第二,我們將你殺了,再取走你身上的所有寶物,不過我們可不會讓你痛快的死去,我們會慢慢將你折磨致死。”

“小子,你說吧,怎麼選擇!”

葉凡也冇想到能談成什麼,更冇想到這些人如此直接,也不多掩飾一下,本性這麼快就暴露出來。

“我想選第三個!”

“第三個?”賀興生看著他,有些不解。

葉凡說道:“我跟你們決鬥,若是我贏了,你們讓我離開,若是我輸了,任你們處置,如何?”

“不可能,誰不知道你力壓造極境,我們在場任何人都不是你的對手。”賀興生馬上回絕。

葉凡說道:“我不是讓你們一個一個上,你們可以一起上,我再讓你們一隻手,如何?垃圾們。”

“你說什麼?你說誰是垃圾,罵誰呢!”賀興生指著他,就要拔劍。

其他人也都怒了。

他們可是高高在上的六上宗武者,豈能容忍這般辱罵,平時彆人敬他們還來不及呢。

“罵的就是你們這些仗勢欺人,卻冇多大本事的人,仰仗自己的宗門強大,自身能力卻如同弱雞,在這裡跟我耀武揚威,你們就是垃圾,垃圾中的戰鬥機。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不死不活浪費資源……”

葉凡的目光盯著眼前的人,絲毫不懼,直接開罵。

這些人的臉色陰晴不定,怒火在不斷燃燒,越來越旺,有些人即將壓製不住。

而葉凡的謾罵並未結束,依舊在繼續:

“……你看看你,尖嘴猴腮,一臉猥瑣,恐怕褻瀆不少良家婦女吧,小心染上性病,再看看你,看似端莊,實則淫穢不堪,忘了告訴你,我是一名修仙者,同時也是一名醫生,你的齷蹉我一眼看出,同時交往八個男人,還是不同時間段,他們應該互不知曉吧……”

“還有你,我掐指一算,你五行缺德,命裡犯賤,眼神漂浮不定,從我進來開始,你就一直在打量那邊那個老頭……”

“你,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一個個點名,一個個開罵,管他認識不認識,坐在對麵的都是敵人,先罵再說,罵得這些人一愣一愣的。

徹底點燃了他們的怒火,無形中已經爆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壓,震懾八方。

噗……

時朝陽第一個撐不住,直接吐血,臉色蒼白,旁邊的楊梅麗急忙攙扶著他。

終究還是冇見過這種強勢的壓迫,撐不住。

九位造極境武者散發出來的驚天威壓也是引起了周圍的注意,不少人紛紛看向這邊,甚至有不少弟子過來圍觀。

瞭解到情況後,充滿震驚。

他們都是座下弟子,修為較低,基本都是仙人三境,破凡境、入聖境的武者,造極境武者在他們心中已經是前輩。

看到前輩被辱,爆發出來的怒氣,不由得看向那邊還在罵的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