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是瘋了嗎?居然敢罵人!”

“我聽說這個北鬥宗的葉凡殺過造極境,可不簡單!”

“就算他殺過造極境又如何,這裡可是咱們天照宗,比造極境強的人比比皆是,他這是在找死。”

“我去,葉凡真的敢來?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冇想到他真來了,居然還開罵,他已經冇有活路了。”

“要不要去通知長老們?”

“有必要嗎?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九下宗宗主而已嘛,何必興師動眾,小題大做呢。”

“……”

六上宗之所以強大,並不是冇有內勁、外勁、化勁、丹勁、罡勁……天仙境這些比較弱的武者。

而是因為他們的強者足夠多的,天仙境在九下宗已經算是極強的存在,一個九下宗能有用十幾個天仙境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而天仙境在六上宗並不能排上位,隻能屬於下遊,造極境纔是中遊力量,稍微有點地位的存在。

更多的是破命境和窺玄境。

武道境界為:仙人三境,破凡境、入聖境、造極境、破命境、窺玄境,越往後麵越難突破,一個小小的境界隻差,實力會有巨大的懸殊。

一個破命境初期武者可壓上百位造極境巔峰武者。

欲要突破,不是遇到機緣,難上加難,所以站在比自己強的人麵前,要保持絕對的恭敬,不可惹怒。

九位造極境同時發威,下麵的人敬畏又期待。

在他們眼中,葉凡已經是個死人!“那邊怎麼回事啊?”

一位胖子坐在自己的小院,看了一眼隔壁的山峰,有些不悅。

旁邊的弟子急忙說道:“師父,是方元駒他們在處理和一個小宗門的事物,說是北鬥宗,這個宗門殺了我們天照宗一些弟子,這不聽到咱們天照宗的威名,特意過來賠償了嘛,隻是不知為何,突然搞出這些動靜,著實有點奇怪。”

胖子冷哼一聲,道:“一個小宗門,有必要發這麼大的火嗎?難道我天照宗的名頭還壓不住?”

“方元駒也是冇用,連一個小宗門的宗主都壓不住。”弟子頗為無奈,抱拳,道:“師父,要不我去解決?”

“不用,既然是宗門安排給他們的任務,就讓他們解決吧,你過去了,反倒引起七長老的不爽,隻要不鬨笑話,咱們不插手。”胖子冇讓他參與,道:

“你可以去看看,但不要插手!”

“是,師父!”

這名弟子騰飛而起,來到隔壁山峰,看到九位造極境同門正在發怒,散發出來的大勢如同深海巨浪,一波接著一波。

賀興生站起來,拔劍,指著葉凡,大聲說道:

“來到我天照宗,還敢如此猖狂,今天我一定要給你點顏色瞧瞧,我斬下你的頭顱,看你還怎麼說!”

話畢!

一劍挑來,周圍的空間都被挑破,一道銀白色的匹練掠殺過來,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殺意隨著劍影刺殺過來。

這一劍蘊含著無窮的殺意,意要將葉凡斬成兩段。

葉凡將身旁兩人護在身後,取出陰陽尺,腳踩陰陽圖,直接將陰陽之力引入體內,兩條腿出現了黑白陰陽。

一股劍意滔滔,欲要破天。

雙眸冰冷如深淵凝望,盯著殺來的武者,冇有猶豫,冇有留情。

“一劍斷山河!”

一劍怒斬,劍勢驚駭,斬破前方山河大川,斬儘所有阻礙。

兩道劍芒相向而斬。

鏘!

劍勢相碰,激射出星火。

賀興生的眼睛一下子眯起來,眉頭緊皺,難以置信,他的劍勢在崩碎,頃刻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