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元駒說道:“這件事是師父交給我處理的,鬨成現在這樣,是我的失職,我希望屈護法不要插手,我這一脈自會解決。”

天照宗很大,派係很多,一位長老屬於一脈、一位護法也有自己的一脈,一般情況下不會插手其他派係的事情。

方元駒這樣說了,屈敦把長刀收起來,道:

“我給你師父麵子,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之前死去的大部分人都是你們這一脈的人,如果你們連一個小小的九下宗宗主都殺不了,怕是丟了你們這一脈的臉。”

方元駒盯著葉凡,道:“屈護法放心,我們會解決他的。”一招過後!

葉凡表現出驚人的戰力,一劍怒斬無數人,連山峰都被劈開,滾滾流沙滑落,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

三位造極境武者當場死亡,其餘人均受傷,造極境以下的武者死傷無數,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和痛苦的呻吟聲。

即便如此,方元駒依舊不慌!

不需要屈敦的幫忙,他要自己解決,抬頭看向葉凡,擦掉嘴角的血跡,道:

“葉凡,你果然名不虛傳,很強悍,這一劍確實驚豔,但你以為僅憑這樣就能活下去,那你就太小看我天照宗了。”

言語間!

三十多位入聖境以及三位造極境出現在其左右,輕輕一喝:

“列陣!”

三十八位武者快速行動,形成一個陣型,手持兵刃,同時爆發出一股恢宏的大勢,所有人的氣勢軌連在一起。

形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勢,卻又帶著非常霸道的殺芒。

“鬼陣屠邪!”

另一邊又出現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更加怪異,行動的位置不斷變換,一道道刀光劍影似乎畫出某種無形的殺勢。

兩個陣法同時殺來,在無形中形成一個非常強勢的殺陣。

一個詭秘,一個充滿殺意。

葉凡雙眼冰冷,神識注入腳下陰陽圖,關注方圓五十公裡範圍內的一切變化,儘管那些人的身法詭異莫測,但隻要踩在陰陽圖上,都會被感知出來。

嘭!

猛一跺腳!

早已化成廢墟的地表發生震盪,腳下陰陽圖不斷沸騰,陰陽交彙處出現了恐怖的劍意,一把巨劍拔地而起。

大地之劍!

手中陰陽尺和巨劍融合,握在手中。

一瞬間!

劍氣肆意,狂虐八方。

“陰陽八卦陣,啟!”

腳下八卦陣快速變化,陣法符號不斷跳動,無形中出現了一個力量,直接壓製範圍之內的人。

“他……他怎麼可以無視地勢地貌就製造出陣法?這怎麼可能?”

“這不合理啊……”

“等會兒,我感覺像是被什麼東西絆住了腳,好沉重……”

“這就是修仙者嗎?今日我就要屠仙……啊……為什麼……”

陰陽八卦圖的出現,令在場不少人震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戰場之外的一位天照宗強者眉頭微微一皺,道:

“他在陣法方麵的造詣如此高了嗎?他究竟師承何人!”

旁邊一位武者問道:“前輩,修仙之人在修煉戰鬥力的同時也會修煉神識,所以都會陣法,封印之類的嗎?”

強者搖了搖頭,道:“術業有專攻,就算是修仙者也一樣,雖說神識也會同時修煉,但修煉陣法、封印是另一回事,一般來說,一個人專攻一方麵發展,這樣能有更大、更快的進展,極少有人兼修好幾個方向的,眼前的這個人顯然是兼修了陣法方麵的東西。”

言語中,微微點頭,眼眸中頗有幾分讚賞的意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