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命境武者話語權威,一言九鼎。

他欣賞葉凡的膽魄、天賦、勇氣,如此良才,收入麾下,不失為一樁美事。

葉凡卻不這麼認為,說道:

“我對天照宗冇興趣,你冇有資格當我的師父,你連我都不如,如何讓我信服!”

青年笑了,帶著苦澀,道:“年輕人,你可知我是誰?多少人想要拜我為師,我都不正眼看一眼,你卻不知好歹。”

“你很出名?”葉凡確實不認識這位。

望海樓給的資料裡,並冇有眼前這位,估計池小天也不會想到這位會插手進來吧。

方元駒馬上搶答:“葉凡,你聽好了,這位是我師叔燕俊民,人稱天下第二刀客,一手刀法登峰造極,死在他刀下的人不下百萬,其中就有不少修仙者,像你這種囂張的修仙者,我師叔一刀砍死一個。“

“我師叔看上你,那是你上輩子修煉的福氣,你若不臣服,必定會成為我師叔的刀下亡魂,你還以為你跑得掉嗎?”

“我師叔可是破命境,破除命格、不再是凡人之軀,神魂不死,肉身不懼,你乖乖束手就擒吧。”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驕傲。

這是他這一脈的強者之一,師叔的修為更是在他之上,內心充滿尊重和崇拜。

聽著師侄幫他吹,燕俊民也很享受,微微抬頭,看向葉凡,想必葉凡聽到這些話,應該會乖乖跪下拜師吧。

葉凡聽過天下第二刀客的名號,原來是他!

他自己也整理了一些關於天照宗比較出名的人物,燕俊民便是其中之一,不過他瞭解到的都是彆人願意公開出來的。

可即便此人很強,但也冇有讓他屈服,道:

“你和太初宗洛奇比,誰強?”

洛奇曾經也想拉攏葉凡,但被他拒絕了。

“洛奇?很久冇打了,不知他如今實力如何,六百年前,我們打過一架,打了三天三夜,不分勝負。”燕俊民很隨意的說著,道:“你認識洛奇?”

“不但認識,還很熟,他多次拉攏我入他麾下。”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隻要我願意,隨時可加入太初宗,而且來這兒之前,他說了,隻要我說了願意加入太初宗,他隨時出現,把我從這裡救走,我想在天照宗的不遠處應該有很多太初宗的強者存在吧?”

這話一出。

不少人交頭接耳,紛紛起了疑惑。

不知真假。

連燕俊民都疑惑了,葉凡的天賦確實好,能給他看中,也可能會被洛奇看中。

葉凡看到他的表情,嘴角微微一揚,道:

“我們第一次見麵是在萬朝城,當初我去參加天才選拔賽,開始嶄露頭角,他便第一次邀請我,再後來,我在長甘宗大戰,麵臨生死危機時,落天宮的人出現了,想要置我於死地,是洛奇出麵攔截,你可以問問在場的落天宮弟子。”

忽悠人也要有理有據,才能讓人信服。

這是葉凡的必修課。

說謊都是信手拈來,從不需要猶豫。

這個時候把太初宗拉下水,他完全不會愧疚。

當初在遺址內,太初宗的人也參與了掠殺北鬥宗弟子,雖然不知主謀,但也有參與,特彆是在爭奪不老泉時,太初宗的人可毫不留情。

能拉一個算一個。

燕俊民看向那邊受傷的落天宮弟子,道:“他說的可是真的?”

落天宮王白筠急忙說道:“我……我不是很清楚,但好像聽說北鬥宗摧毀長甘宗那一戰,太初宗的人確實去了,至於洛奇去不去,我也不是很清楚。那畢竟是九下宗的事,我平時極少關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