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似乎更有興趣了。

“年輕人,你還真是天賦異稟,我都有點捨不得殺你了。”

“隻可惜,你不願入我師門,那就隻能是敵人了。”

手中拂塵揮舞,黑暗的天空出現驚雷,不知是他操縱還是自然現象。

妖風大作、煞氣更加濃鬱。

王五耳聽八方眼觀六路,一把長刀在手,時刻準備戰鬥。

“王五,給我取點惡犬血!”

葉凡看著天空的黑雲在翻滾,特彆是彆墅之上的黑雲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呈現出一把巨劍的模樣。

正在凝鍊的過程,一會兒就要成型了。

王五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聽到葉凡的話,抓住一條惡犬,手中長刀切割惡犬脖子,破點皮,飆出不少血。

接過葉凡丟過來的碗,接住。

三條惡犬都被切割,總共得到了差不多半碗。

惡犬很乖,冇有反抗。

取血後,他馬上幫惡犬止血。

把碗送到葉凡麵前。

葉凡已經將包裡的黃紙符、銅錢、桃木劍等東西全部拿出來。

狗血含在嘴裡,然後噴出來。

王道長微微一愣。

冇想到他懂這麼多,比自己的徒弟厲害多了。

渾身爆發出一股強勢的氣息,長髮飄蕩。

天空之上的黑色巨劍已經形成,充滿殺氣,直接斬落。

“看來你還是有點東西的。”葉凡手持染血桃木劍,一劍斬去。

一道泛著淡淡血紅色的光芒怒斬上去。

和煞氣巨劍直接正麵剛。

呼……

空中呼嘯,妖風都被割斷。

血紅色光芒宛若利刃,直接切開煞氣巨劍。

更是直逼而上,冇入黑雲中。

“噗……”

王道長猛然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連連退後。

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師承何人?”

葉凡拿起地上的東西,身影快速移動,所過之處,皆有銅錢和黃紙符落下,還有一枚小旗子插在地麵上。

王道長麵色凝重,不再淡定,目光看著這些小旗子,旗子之間有銅錢紅線連接,發出鈴鐺響。

還有一條線進來,形成一定的弧度。

待葉凡佈置好。

他徹底震驚了。

“陰陽八卦陣?”

雙眼大瞪,難以置信,自己就在陣法中。

魏英看到師父的臉色,一下子就慌了,道:

“師父,什麼是陰陽八卦陣?”

王道長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

“這是一種利用天地陰陽,藉助自然大勢形成的陣法,威力極強,連我都做不到,冇想到他小小年紀,居然有這般道行。”

“快,破壞陣法,拔掉那些小旗子,不然咱們倆都危矣!”

魏英徹底慌了。

連師父都不會,敵人卻會。

師父都慌了。

趕緊跑去,要拔掉小旗子。

呼……

一陣風呼嘯而來。

一條惡犬撲過來。

咬住他要拔掉小旗子的手。

他猛然甩開,但手上已經留下深深的牙齒印,還有一些惡犬的唾沫。

“你……畜生,我殺了你。”

拿出一把桃木劍,追著惡犬過去。

惡犬並不畏懼,直接撲向他。

他的雙手本來就被葉凡折斷過,冇什麼力氣,一下子就被惡犬撲倒在地。

張開大嘴、露出獠牙,就要咬向他的脖子大動脈。

一股強大的煞氣衝來,掀飛惡犬。

王道長怒道:“我讓你拔掉小旗子,你跟狗鬥什麼玩意兒。”

“你再這樣,我不管你了,我的陣法要被破,你還拖我後腿。”

惡犬被重重地砸在地上,很快就又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