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們不信,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不得不信。

葉凡宛若一尊殺神,眼眸冰冷,手持陰陽尺,指向被斬首的那位破命境,輕輕一劃,一道陰陽光芒掠去。

嘭!

空中爆炸!

那人的神魂直接被滅,徹底死去。

破命境武者身死魂不滅,仍可重塑肉身複活,想要徹底殺死,那就要形神俱滅。

“不要……”

安聽蓮呼喚,但已經來不及,同門的神魂被滅了,再也無生還的可能。

殺意變得越來越旺盛,盯著葉凡,卻有些畏懼,更加謹慎,摸著身上流血的傷口,看向旁邊的一位同門,道: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眼看就要破了他的劍勢,突然出現一種無力感,我似乎跟我所修的大道失去了聯絡,雖然隻是一瞬間,但這已經足以取人性命。”

他們五人同時有這種感覺。

絕對不是意外,也不是個例。

紛紛看向站在那邊的葉凡,大雨傾盆的下,即將觸碰到他時,雨水自動拐彎,他一身雪白,隻有少許的血跡,並未有一滴雨水落在身上。

一襲白衣勝雪的古裝飄然,手持陰陽尺,宛若一個古劍仙,神情冷漠,氣勢恢宏,氣吐山河,目光掃視諸人。

沉穩,冷靜,沉著。

“葉凡,你剛剛除了劍法之外,還用了其他功法?”燕俊民忍不住開口詢問。

葉凡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我冇必要告訴你,我現在隻有一個訴求,讓我離開,我隨時歡迎你們來找我報仇。”

屈敦看了一眼身上的血口,道:

“你覺得你還能離開嗎?你以為我天照宗是什麼地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葉凡掃視著四位破命境,道:“你們確實很強,但你們剛剛也感覺到了,你們不是我的對手,若不讓我離開,你們會死!”

屈敦不服,道:“你是如何切斷我們與自身大道的鏈接的?是你做的吧?”

葉凡的目光掃視遠方。

天照宗還有更強的武者未出動,在這裡耗下去會出大問題,得儘快離開這兒,估計剛剛的動靜已經引起更強的武者出來。

“靈兒,咱們殺出去!”

站在巨龍的背上,以尺化劍,劍氣激盪,周圍的雨水被不斷切割。

“吼!”

巨龍一聲龍吟發出,直沖天際,冇入黑雲之上。

帶著葉凡消失在黑雲上。

嗡!

突然黑雲之上出現了金色的光暈,還有大量的符文在閃爍,那是陣法符文。

一個大陣出現了。

出不去!

“梅花鏈子陣!”

屈敦嘴角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看向天空,道:

“簡沛前輩來了,他走不掉了。”

一個巨大的陣法壓製而下,無形中的陣法之力不斷垂落,帶著千斤重的壓製力,不斷震懾。

一位老婦站在陣法之上,俯視而下,開口道:

“小子,我看上這條返祖巨蟒了,把牠留下,我要煉製一把趁手的兵器,缺一條龍骨。”

“吼!”

巨龍咆哮,吐出巨大的火球,想要焚燒這個陣法,熊熊烈火燃燒,依舊燒不壞陣法分毫。

而自身被陣法之力壓製,直接墜落而下。

葉凡急忙施展出陰陽八卦陣,覆蓋巨龍周身,將來自上方陣法的壓製力抵消,而他本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這個陣法確實不錯。

“葉凡,這個陣法太強了,我恐怕不能與你再戰,反而成為你的累贅。”巨龍開口,承認自己的弱小。

葉凡離開龍背,道:“那你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