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十個強者被轟然砸下,甚至有些直接被轟成肉沫,飄散在空中,被雨水澆灌,混稀著一起落下。

這一拳席捲黑雲,帶著毀滅性,跟之前那一劍的氣息一致。

“這一拳……太強了吧,比林溫柔師姐的都要強,這令人窒息的氣息……”洪慶內心極為震撼。

宗主什麼時候得到這種恐怖的拳法。

青竹劍主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麼,嘀咕道:

“難道是六道輪迴拳?有點像,但也不是很像!”

他不知道的是,葉凡根本不知道這拳叫什麼名字,葉凡目前施展出來的不足他看到的那位古神打出來的萬分之一威力。

關於他在古戰場學到的都太深奧,隻是學了皮毛,但他發現對付這些人足夠了,而且所有的招式他也喊不出名字。

麵對著造極境、破命境、窺玄境的聯手,他不敢再藏私,必須全力以赴,同時也在檢查一下自己的實力極限在哪裡。

連出兩拳古仙法中的拳法,消耗了大量的真氣,一時難以補充,但也殺了三十多位敵人,就算是窺玄境的強者也抵擋不住。

“好恐怖的拳頭,好濃烈的古意,彷彿穿越時間長河從遠古而來。”

李興安看著凹陷進去的胸口,鮮血在滲透,餘光瞥了一眼遠方的青竹劍主,低語道:

“難道這就是青竹劍主說的底牌?如果僅僅是這些招式,那葉凡,你還是逃不掉,就算是青竹劍主也不能把你救走。”

越來越多的天照宗弟子殺上來,死了三十多人,卻又來一百多人,源源不斷,似乎殺之不儘。

“狂妄小兒,你的強大超乎我的想象!”

一位中年男子從遠方奔襲而來,正是天照宗七長老任翼,手持平直長刀,怒斬而來,這一刀的威力震撼天地。

葉凡麵色凝重,如果隻是一人,他無所畏懼,現在他麵對的是幾百人,其中還有近十位窺玄境的強者,以及幾十位破命境的武者。

敵人速度極快,就要殺到眼前來。

“驚鴻步!”

腳踩驚鴻步,快速移動。

“逆亂八則,第二則:空間!”

以自身為中心,方圓五公裡內自成一域,空間範圍皆在掌控之中。

眼看敵人的數百殺招近在咫尺,他憑空消失!

空間置換!

他的位置與一位窺玄境的位置發生了置換,當這位窺玄境意識到危險時,殺過來的人意識到危險時,已經來不及。

噗……

被自己人打傷。

“這……怎麼回事?他人呢?”

“老祝,怎麼是你?”

“我……我也不知道……我……”老祝一臉懵,看向他原先的位置,卻是葉凡揮動手中陰陽尺,以尺化劍,一劍掠殺,連斬數位門人,道:

“我跟他交換了位置?”

其他人一臉懵,完全反應不過來。

“這是什麼招?”

雖然還處在懵逼的狀態,但馬上轉向殺葉凡。

再來置換!

葉凡的位置再次置換,憑空出現在敵人的身旁,抬手收割人頭,他選擇的目標不再是窺玄境。

為了萬無一失,他選擇造極境武者,出手必死,不需要毀滅神魂。

目光看向外麵。

他打算用這一招離開天照宗。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

戰場四周出現了無數個封印,將戰場包圍起來,金閃閃的封印照亮這片昏暗的天空。大雨依舊在下!

望海城望海樓內,池小天站在高高的閣樓陽台,看著外麵的傾盆大雨,久久不說話,注視著遠方。

霍芷悅走過來,站在他的身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