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恒銘思索了一會兒,道:“如果我猜的冇錯,應該是袁天罡,我在天師府見過袁天罡的畫像,還看到了一些關於袁天罡的手劄,其中有些筆錄寫的是袁天師。”

啪!

石善芳猛然一掌,拍在桌子上,有些激動。

把陳恒銘嚇了一跳,“你乾嘛?”

“大哥,我們賭對了,葉凡的師父極有可能就是袁天罡,我在北鬥宗聽到雲興朝提過這個名字。”

陳恒銘一下子驚到了。

腦子在飛快旋轉,有點超負荷。

“三妹,你可曾聽過關於袁天罡的傳聞?”

“你指的是哪方麵?關於他的傳聞太多了。”

“有人說袁天罡是從冥古時期活下來的老怪物,更換過很多名字,袁天罡隻是近期的名字,在此之前,他被人稱為鬼穀子,而在鬼穀子之前,被人稱為道祖李耳……再之前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了。”

“陰陽縱橫鬼穀子?道祖李耳?”石善芳呆住了,冇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的名號,拿在手裡的茶杯都停在半空中,道:

“如今是風水勘測、占卜天象、推演未來的袁天罡,自古以來,袁天罡和李淳風被稱為唐朝的絕代雙驕,李淳風是不是也來曆不凡?”

陳恒銘點了點頭,說道:“李淳風導演華夏的朝代更替,華夏數個朝代的交替,都有他的參與,他在叫李淳風之前,被人稱為墨子。”

“墨家機關術,墨子?”石善芳呆住了。

“什麼機關術,那都是後人杜撰的,他真正厲害的是天象推演,甚至可以引導天象的走向,影響整個朝代的格局,如今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手筆呢。也許他就在暗處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

“這也太誇張了吧?”石善芳表示難以置信。

這種人也太牛了!

陳恒銘說道:“如果葉凡真的是袁天罡的徒弟,那麼他肯定不會這麼輕易死,咱們萬朝城將會跟著葉凡登上更高的頂峰,說不定會成為六上宗之一。”

想想都激動。

當然,這一切都隻是猜測,關於袁天罡和李淳風的事也都是零星見到的一些記載,也不知真假。

現在一切真相隻能待到日後揭曉。

他們看向天照宗的方向!

不止他們看,北鬥宗和寧舊澗這邊的人也看著天照宗的方向。

“五叔,真的不告知其他人嗎?”

王五擺了擺手,道:“他們都在閉關,不得打擾,這件事宗主一人最合適,人多了反而成為累贅,他們目前最重要的是提升修為,以後麵對的將會是六上宗的正麵,不再像之前那種十幾個人而已。”

“造極境在六上宗隻能算是一般人,算不上強者,你們都要有心理準備。”

很多九下宗,六上宗都不知道如今天照宗發生的事。

噗!

一位造極境被一劍斬首,鮮血狂飆!

葉凡的身影掠過,並未過多停留,已經消失。

“退!”

大護法周玫發現了他的秘密,也感受到了這片空間的不可思議,儘管不知道葉凡是如何做到的,但她們需要先退出這塊場域。

其他人也發覺了。

紛紛後退!

“走?”

葉凡的目光直逼周玫,此人窺玄境,很強,但她要試一試!

空間置換,加上空間擠壓!

“嗯?”

周玫感覺到身邊的空間出現了擠壓,讓她動彈不得,儘管自己爆發出強大的氣勢,也有種被壓製的感覺。

“葉凡……”

隻見葉凡轉瞬間,出現在自己的身側,下意識的揮劍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