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虛了,現在就是要他性命的時候!”

擊飛葉凡的那位武者興奮的衝過去,抬手揮劍,一劍劈開正在坍塌的山峰,欲要將葉凡殺在下麵。

其他武者也紛紛過來。

“快,趁現在殺了葉凡,他的各方麵都已經被極大消耗了,如果不能聯手殺他,日後單獨遇到,我們隻有被殺的份。”

言語中。

上百道殺芒斬向坍塌的山峰,滾落的巨石、倒下的巨樹、流動的黃土都被砍的稀碎,就是想要將葉凡屠殺。

“啊……”

黃土之下傳來一聲慘叫!

一道身影衝出!

那是葉凡!

他的腹部也中招了,臉色蒼白。

古仙法太消耗真氣,現在他確實虛了。

麵對這麼多人,他變得緊張,謹慎起來。

“葉凡,納命來!”

一位破命境武者殺過來。

葉凡抬手揮動陰陽尺,與之僵持,同時不斷後退。

看到這一幕,大家都激動了。

之前葉凡可是完全不虛窺玄境,此刻,僅是一個破命境就能壓製他,再加上一個窺玄境,豈不是可以直接取他性命?

“殺!”

興奮的衝上去。

一下子來了兩位窺玄境武者,充滿殺意。

“亙古!”

葉凡輕聲低吟!

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與眼前的破命境武者拉開三千米的距離。

“這……怎麼回事?又是剛剛那招嗎?不像啊!”破命境武者直接就懵了。

這是葉凡第一次施展《亙古·驚鴻》中的前部分,也是領悟了時間和空間的法則之後才學會的。

亙古與這兩者有關。

逃跑穿越時間,他的時間在流動,對方的時間減緩,甚至可以是停止的,但葉凡目前還做不到。

不過僅僅拉開三千米的距離還不夠。

敵人一瞬就殺過來。

而他的真氣再一次被消耗。

冇想到跟時間、空間相關的功法對真氣的消耗這麼大。

腳踩驚鴻步,快速移動,任由敵人追擊。

他需要更多的敵人,窺玄境那種。

“天照宗的龜孫們,有本事來殺我啊!”

“隻要我不死,我必定屠儘天照宗,連狗都不會放過,你們今天最好彆讓我活著,不然你們會死在我的劍下!”

“天照宗的老狗們,記住我的名字,我叫葉凡,我要你們所有人的血祭天,我要讓天照宗徹底從武道世界抹去。”

“今日我將會以我鮮血染紅這片天空,我若活著出去,日後,我將會讓你們的鮮血流淌在地獄的黃泉路上……”

葉凡這一操作,讓眾人很迷。

他在拚儘最後一絲力氣逃跑,無規則的亂竄,還在激怒在場的所有天照宗弟子。

“劍主,宗主他這是……”洪慶直接就懵了。

青竹劍主眉頭一皺,道:“看來是要出底牌了,不知道會是哪一張底牌!”葉凡口出狂言,刺激在場的所有天照宗弟子,已經讓無數人憤怒不已。

更是看到他臉色蒼白,戰力大幅減弱,正是擊殺他的好機會,一下子上千人湧上去。

“葉凡,休要猖狂,我這就來取你性命!”

“狂妄小兒,你站住,我要殺了你!”

“在我天照宗還敢如此囂張,有本事你彆跑,我弄死你!”

“……”

無數人追殺過去。

也有窺玄境、破命境的武者追殺過去,敵人來勢如潮,鋪天蓋地的殺勢宛若山海,奔騰不息。

葉凡拚儘最後一絲力氣在逃亡。

臉色蒼白,近乎耗儘最後一滴真氣,身上的好幾處傷口血流不止。

呼!

猛然停下。

盯著殺來的幾千敵人,嘴角露出邪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