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光華一閃,一副銅棺出現,轟的一聲,放在地上。

銅棺從外麵看,並未有任何問題,和普通的銅棺無異。

當站在遠方的青竹劍主看到這口銅棺時,下意識的上前一步,道:

“他真的帶出來了。”

曾幾何時!

他也去過無相秘境,也想帶出三口棺材,結果被屍體前輩阻攔,一口都帶不出來,甚至連三隻手的功法,他都學不到。

冇想到葉凡居然真的帶出來。

幾千人湧上葉凡,就在敵人到達眼前的那一刻。

嘭!

葉凡抓住棺材蓋,直接掀開!

就在那麼一瞬間。

死亡的氣息瞬間蔓延,無窮的壓製之力瘋狂碾壓,毀滅的氣息在吞噬周圍所有。

“啊……”

衝上來的敵人紛紛發出哀嚎,感受到了生命力在枯竭,靈魂被吞噬。

無數人被壓製的站不起來,渾身筋骨儘斷,被壓成肉泥。

連造極境也不例外,直接被壓製在地上。

破命境也趴在地上,強撐著,難以置信的想要站起來,卻根本起不來,就連窺玄境這樣的強者也單膝跪地,臉色蒼白如紙。

幾千人都停滯不前,遭受到了非人類的壓製,那洶湧的氣勢瞬間全部,被毀滅氣息取代,正在剝奪他們的生命力。

有人直接變成乾屍,有人變成肉泥、有人還在苦苦掙紮,哀嚎不斷傳出。

“為什麼……這是什麼……”

“這口棺材……到底怎麼回事?”

“這氣息……跟他之前斬出的一劍、揮出的拳頭一樣……”

不僅這些武者被壓製,毀滅氣息鋪蓋的範圍之內,草木都枯竭,死去,失去生機,這些人若是不能即使離開,也會被剝奪生機而死去。

窺玄境任翼聽著四周傳來哀嚎,痛苦的呻吟,那都是同伴的聲音,強撐著掃視四周,看到葉凡卻站起來,他並未受到影響。

更可怕的是葉凡居然在吸收著毀滅的氣息,原本消耗殆儘的真氣正在快速迴流,簡直難以置信。

這速度極快。

手持陰陽尺,吸收毀滅氣息,行走在其中,抬手,輕輕一揮。

噗!

一位正在掙紮的破命境武者直接被斬首,肉身也被碾成肉沫,神魂逃出,卻被邪惡的毀滅之氣吞噬。

而葉凡正在朝著他走來。

不好!

他的身體難以動彈,甚至都站不起來。

“燃我神魂,築我意誌,啟!”

他拚儘全力,燃燒靈魂,頂著巨大的壓力,終於站起來了。

但想要和葉凡一戰,根本不可能,連移動一步都難,難道隻能等著葉凡過來殺自己嗎?

他試圖奔走,抬腳,太沉重!

喀嚓!

腳踝處直接出現了骨頭斷裂,倒在地上。

葉凡卻越來越近,手持陰陽尺,一身殺意,渾身散發出毀滅的氣息,宛若來自地獄的使者。

他是來人間收斂生命的!

“你就是方元駒的師父?”

葉凡來到他的麵前,抬手,以尺化劍,劍氣蕩然。

任翼咬牙強撐,道:“葉凡,你彆殺我,否則我天照宗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會死的……”

葉凡冷笑,道:“我死,無所謂,但你們得陪葬,我若活著出去,將來我必屠儘天照宗。”

撲通!

任翼直接跪下,哀求道:“彆殺我,日後我可以為你所用,你要屠殺天照宗,我可暗中助你。”

他的聲音很小,不能讓其他人聽到。

他的求生欲很強,寧願背叛也不想死。

葉凡看向其他方向,所有的敵人都被壓製,破命境以下的武者基本都死了,造極境也不例外,要麼變成乾屍,要麼變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