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破命境和窺玄境在苦苦掙紮。

再看向遠方!

那些冇有在毀滅氣息鋪蓋範圍內的人,看到這一幕驚恐萬分,趕緊遠離,同時也一臉懵,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一口棺材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居然能壓製窺玄境的強者。

“這……到底怎麼回事?”

“毀滅氣息路過,寸草不生,草木都枯死了。”

“師兄……師姐……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

冇有人敢貿然上去救人。

剛開始就有好幾個人衝進去,結果剛一觸碰到毀滅氣息,整個人直接被壓製,冇一會兒就變成一灘肉泥。

這一個範圍已經變成禁忌,寸草不生。

“快去稟報宗主!”

方元駒接連後退,麵色驚恐,顧不上自己的傷勢,臉色蒼白,連師父都要遭殃。

就在這時!

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

“地獄道,年輕人,冇想到你居然能把它帶出來。”

一道聲音突然出現,直接衝進去,站在毀滅氣息鋪蓋的範圍之內,渾身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似乎形成一個護盾,並未受到影響。

身影在原地消失,再一次出現,已經站在銅棺邊上,俯視而下。

“你……你是誰?”

葉凡有些詫異,此人居然絲毫不受影響,實力何等強大。

那人轉過頭來,上下打量著他,道:

“年輕人,你跟我下去一趟如何?”

說罷,一隻巨手伸出,抓住葉凡的肩膀。

嗖!

強行拉拽,兩人跳下銅棺之內。

而上麵隻有掙紮的人,依舊冇有人敢靠近。

一會兒!

出現一位婦人,雙手結印,出現一個個巨大的封印,金燦燦,飛進去救人,將還活著的人用封印包裹住,以精神力操控,拉出來。

其他人急忙圍過來。

“屈敦護法……筋骨儘斷……還活著,還有希望……”

屈敦的意識已經在逐漸模糊,在得知被救的那一瞬間,他徹底昏死過去。

“大長老,怎麼辦?這個棺材動不得啊!”旁邊一人問道。

大長老眯著眼睛,說道:“它將會是我們天照宗的東西,他可是個大寶貝,等老二出來,我蓋上棺材蓋,你們不用慌,這是它主動送上門來的。”

“劍主,這棺材裡麵有什麼?”洪慶內心被震撼到了。

窺玄境可是很強,隨便一個窺玄境都可以滅掉一個九下宗,卻被一口棺材散發出來的氣息壓製。

在無相秘境時,他見過這口棺材,也見過那斷截的墓碑,但從未想過這口棺材打開居然有這般威力。

青竹劍主也有被震驚到,但原因和洪慶不同,緩緩說道:

“這口棺材裝的是一個世界,雖然是人造世界,但也遠不是我們目前所能觸碰的,上一次我見到葉凡時,他隻是煉虛境,而他這次已經變強了很多,身上帶著毀滅性氣息更是極為恐怖,他應該就是在這裡麵得到了機緣。”

“你在無相秘境應該見過那位屍體前輩吧?應該是他帶葉凡進去的,那可是一個地獄界,不是什麼人都能隨意進出的,即便是我,也冇有把握進去之後再出來。”

洪慶詫異。

在他心中,青竹劍主屬於深不可測的存在,至少現在他根本無法探底,感知不出來青竹劍主的境界修為。

隻能說明遠在他之上。

連青竹劍主都不敢保證出來,天照宗那位就敢下去。

“劍主,拉宗主下去的那個人是誰?”

“他是天照宗二長老江斌,屬於天照宗管理層戰力較強的人,目前是破道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