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斌……”

是江斌的氣息。

一下子明白了什麼。

這河邊的彼岸花,這橋上鋪滿的彼岸花,每一株代表的是一條人命?

頓時有些恐懼,急忙後退。

之前還覺得彼岸花是這昏沉灰色世界的唯一色彩,現在覺得有些噁心。

接下來的時間。

葉凡不再來奈河橋,而是專心鑽研出去的辦法。

嘗試了各種辦法,想要破開這個世界,根本就冇用,能力達不到。

不斷騰飛向上,卻也找不到出口。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鬍子很長,頭髮已經拖地,整個人變得滄桑起來。

他開始參悟這片世界。

他再次來到奈河橋。

“既然是人造世界,那肯定會留下人為痕跡!”

打開陰陽結界,結閤眼前這個地獄界,進行參悟。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吹風塵土將他埋在地下,卻渾然不知,周圍的變化也與他無關,他似乎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

他被埋在土裡。

“毀滅、生存、天地至魔、神魂之靈、時空映照、世界根源、天地大道……”

他參悟的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

而他的陰陽結界也在發生變化。

沾染上了地獄界的毀滅性質,不過卻也在他的掌控之中,化毀滅為力量,算是自己的另一個底牌。

良久!

他破土而出,眼眸變得渾濁,飄出氣體,成泥黃色的,帶著毀滅的氣息。

不斷瀰漫。

地獄界,有其他種族!

他睜開雙眼,看向奈河橋的另一麵。

江斌應該是被那邊的種族給殺了。

那究竟是什麼種族呢,居然能長期存活在這裡。

突然!

那邊的橋頭出現一隻長相奇怪,還很醜的生物,三個腦袋都是裂開的,像是一條狗,黑色的狗。

卻很雄壯,大腿粗壯如人的腿,有三米長,一米多高,三個裂開的腦袋盯著葉凡,流出哈喇子。

“地獄三頭犬?”

葉凡有些懵!

“吼!”

三張嘴同時發出低吼,奔跑而來,撲向葉凡。

葉凡隨手撿了一把斷劍,揮劍一斬,無儘的劍芒掠殺過去,帶著毀滅氣息,肆掠空間。

嘭!

地獄三頭犬被擊飛,重重的砸在地上。

但牠很快就有爬起來。

冇有再次進攻,而是抬頭,吐出一個光團,看起來像是團蒲。

“汪汪汪……”

還喊了幾聲,似乎在表達著什麼。

葉凡轉身,看向身後,道:

“靈兒,過來!”

一條九彩巨蟒馱著三個人過來了。

進來這裡之後,葉凡安排他們去曆練,並未讓他們參與和江斌的戰鬥。

而在此期間,時朝陽和楊梅麗結婚了,還生了一個小孩,如今小孩也已長大成人,取名時錚,名字是葉凡取的。

時錚的天賦要比父母的好,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長大,渾身帶著恐怖的氣息,一身腱子肉,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

“宗主,找到出口了嗎?”

“這是什麼?”

他們看到眼前的地獄三頭犬,很是驚訝。

葉凡說道:“從那邊過來的,靈兒,你看能不能溝通一下。”

同為妖獸,希望可以溝通。

靈兒嘗試和牠進行溝通。

過了一會兒。

靈兒化作一個少女模樣,縱身一躍,站在蒲團上,道:

“葉凡,牠希望我們離開,說你不能再參悟這裡的天地大道了,這個團蒲能送我們離開。”

“還說如果我們不離開的話,那邊的生靈會殺過來。”

葉凡很詫異,道:“那邊還真有彆的種族啊,你跟牠多交流一下,看能不能多瞭解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