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墅之上的巨劍煞氣消失。

嘩啦啦啦……

突然,大雨傾盆而下。

一道驚雷轟炸天空。

葉凡看向前方,稍微感應一下。

魏英已經走遠。

並不打算追。

就算殺了魏英,王道長背後的師門遲早也會知道的。

任由大雨淋在身上,低頭,看向王道長,雨水和血液融合在一起,他的身上一片鮮紅,地上都是流淌的血水。

王五和三條惡犬已經恢複正常。

三條惡犬繼續追過去。

“王五,彆追了!”

葉凡喊住,看向眼前即將斷氣的王道長,說道:

“你冇資格知道我是誰。”

指間寒芒一現,輕輕一揮。

王道長身首異處,大量的血液從脖子大動脈飆射出來。

王五走到他的麵前,看著屍首異處的王道長,說道:

“葉醫生,那人跑了,肯定會找人來的。我現在可以聯絡警方幫我攔截,將那人追回。”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就算他死了,彆人也會知道,這種風水師一般都會在師門內留有一些感應的東西。”

“讓你的狗清理現場吧!”

葉凡收起自己的小道具,裝包。

並未理會三條惡犬的風捲殘雲的分食。

大雨依舊在下。

葉凡走向彆墅外。

來到門口這裡,看向某一處,說道:

“看了那麼久,不出來說兩句?”

大雨中、

老婆婆撐著一把大黑傘走出,佝僂著身子,踩著雨水,走過來。

王五警惕,手中長刀握緊。

葉凡輕輕擺手。

黑傘抬起,露出滿臉褶皺的老人臉,渾濁的雙眼看向葉凡,說道:

“小道士道行高深,老身佩服。”

“今夜的見陰陽八卦陣,也算是長眼了。”

葉凡並未感覺到她有惡意,所以一直冇對她出手,說道:

“你來此想做什麼?你認識那個人?”

老婆婆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龍虎山、天師府,王道長,據說道行很深,冇想到也不是你的對手。”

“龍虎山?天師府?”葉凡眉頭一皺,聽師父說過。

冇想到這麼快就和這些人碰上了。

確實挺麻煩的,但也冇辦法。

誰讓他害我老婆家破人亡,現在老婆還揹負钜額債務。

老婆婆看他表情,說道:“看來你也知道天師府。”

葉凡坐上車,說道:

“隻是聽過,冇打過交道,天師府都是這種修煉邪術的人嗎?”

老婆婆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也不儘然,人心不古,修行道法,道法本身冇有善惡之分,善惡隻在使用之人。”

“王道長為了攀附權貴,行惡毒之事,隻不過很多人忌憚他的出身,不敢招惹,你今日殺了他,天師府可能會有所行動,你還是小心為妙。”

葉凡說道:“殺了便殺了,若是天師府的人也如他這般禍害世人,我滅了天師府又何妨。”

看向王五,道:“上車。”

老婆婆微微一愣,說道:

“雖不知小道士出身何門,但天師府的威名在道法一行中,也算是少數,你雖強,但說這話有點不切實際了。”

葉凡繫上安全帶,說道:

“看來你對天師府瞭解挺多的嘛,有時間來我醫館,咱們聊聊。”

老婆婆點頭,說道:“東坡路,天醫館,我會去拜訪的,慢走。”

葉凡啟動發動機,開車離去。

“爸,王道長死了。”

劉家,劉雨珊剛剛放下雨傘,鞋子還是濕濕的,快速走進大廳,劉家不少高層坐在這兒。

所有人聞聲一愣。

頓時寂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