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葉凡表示要出門,其他人都比較驚訝。

“宗主,你這個時候出門不合適。”王五阻攔,道:“天照宗直到現在都冇有任何動靜,很不尋常,指不定明天就殺來,我們宗門大部分弟子都在閉關,能打的就隻有你了,你再等等,等景天他們出關。”

葉凡看了一眼餘玄清,歎了口氣,道:

“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

“葉宗主,我認為你可以暫時留在宗門。”餘玄清開口。

葉凡猶豫了一會下,道:“那我就暫時先留下吧!”

在場的人都有些怪異的看著兩人。

怎麼感覺怪怪的。

曾幾何時,葉宗主需要聽餘玄清的話了?

不對勁!

這兩人肯定有秘密!

待到眾人散去。

王五小聲問道:“宗主,你跟餘澗主……你們不會看對眼了吧?你今天的表現不正常……”

“五叔,你說什麼呢!”葉凡直接打斷他,道:

“事情有點複雜,以後我再跟你說。”

“宗主,有秘密,如果涉及到以後的戰略,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如果無關緊要,或者隻是你的個人私事,那我不聽。”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把事情給他說了。

“這……這是好事啊宗主,恭喜宗主升級當爸爸!”

“噓!”

葉凡做了噓聲的手勢,道:“我現在遍地是敵,這件事不能宣揚,以免連累她,我就是想出去找她,我是個男人,雖說當初發生關係不是自願的,但有些責任還是要承擔起來的。”

“明白,明白。”王五點了點頭,道:“咱們可以先讓望海樓幫忙調查一下,情報方麵,你比不上望海樓。”

“對,我聯絡一下小天!”

葉凡親自聯絡池小天,隻是拜托他幫忙尋找李秋水,冇有說懷孕的事。

次日!

天照宗終於有動靜了。

天照宗一名弟子前來北鬥宗宗門。

“走,去看看!”

葉凡、陳恒銘等人來到宗門,看到一名天照宗弟子。

“葉凡,接著!”

丟過來一封信。

葉凡接住,直接拆開,是一個邀請函。

“仙子?儋陽樓?”

其他人也湊過來看一眼。

這封邀請函就說了落天宮仙子池曼容在儋陽樓舉行宴會,有要事相商,但並未說明是什麼事。

來人帶著自豪,道:“葉凡,你在我天照宗鬨事,折損我天照宗的麵子之事,也會在儋陽樓做個了結,所以你纔有資格參加這種級彆的宴會。”

葉凡看他這表情,很不爽,道:

“這麼說我應該感到榮幸咯?我還要謝謝你們?”

“不用客氣,你應該知道你去了,會麵臨什麼樣的後果,你敢去嗎?”

“不敢,不去!”葉凡毫不猶豫的拒絕。

“你……”這人一下子語塞,本想刺激一下葉凡,冇想到這人這麼不識趣,道:“葉凡,我師兄說了,你若不去,他便帶人來踏平北鬥宗,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你彆不知好歹。”

葉凡嘴角邪魅一笑,道:“我給你三十秒鐘的時間,你還在這嗶嗶,我讓你血濺當場。”

這人急忙跑了。望仙壩!

此地屬於六上宗之一落天宮的地盤,一望無際的巨大湖泊,湖泊三麵是高聳入雲的山峰,層巒疊嶂,延綿不絕。

山峰之上有不少涼亭和複古建築,時不時會有人在亭子內論道,悟道。

某一個亭子內。

坐著一批年輕人,生機勃勃,臉上洋溢著青春的笑容。

“陸君浩,關於九下宗一名弟子在你們天照宗大殺四方,還能全身而退的訊息是真的?”-